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EXO / 燦開]좋아해요 (喜歡你) 03

※ EXO 三次元同人衍生

CP: 朴燦烈 X 金鍾仁

前面的部分:這裡

    「你在幹什麼?」吳世勳邊看電視,邊抬起腳輕輕的踢了幾下躺在另一端沙發上的金鍾仁。

    金鍾仁出去吃個飯回來後,就一附沮喪的模樣,接著就趴在床上一動也不動,還不時發出煩躁的嗚噎聲,這讓吳世勳不得不將注意力從電視移開,分一點給金鍾仁。

    「想事情……」金鍾仁將整張臉埋在枕頭裡,含糊不清的回應吳世勳。

    「想什麼事情?」

    「你不懂。」

    「那你想說得時後,再說到我懂。」吳世勳分心看了金鍾仁一眼,注意力又移回電視上。

    「世勳啊……」金鍾仁的臉從枕頭中抬起,他抿了抿唇看著吳世勳。

    「怎?現在想說了嗎?」吳世勳看金鍾仁一臉苦腦的樣子,決定放棄電視,好好的將注意力放在這大他沒多少的小哥哥身上。

    「怎麼辦……」

    「你說了我才知道該怎麼辦啊。」吳世勳雙腳盤坐到沙發上。

    「燦烈哥剛剛跟我說……」金鍾仁說到一半停了住,不知道該怎麼講才比較委婉,或者說該舉個例子才是。

    「燦烈哥跟你說了什麼?」吳世勳挑了挑眉看著金鍾仁。

    「他說他喜歡我。」金鍾仁沒想那麼多,一聽到問句便自然的回應吳世勳,等到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麼時,已經來不及了。

     他慌亂的一直說不是不是,著急的解釋,「燦烈歌的意思不是那種喜歡,他只是心情不好,我卻聽到這句話誤會了他的意思!我覺得我……」

    相較於金鍾仁的激烈反應,吳世勳倒是很淡定的吃了幾片洋芋片後,才開口說,「你沒有誤會啊,燦烈哥確實是那個意思。」

    「你胡說什麼?」

    金鍾仁嚇到拿自己手中的抱枕丟吳世勳,吳世勳輕易的接下攻擊自己的抱枕,他抱在懷裡,眨著雙眼看著金鍾仁,「所以你要給燦烈哥怎樣的回應呢?」

    一切狀況出乎金鍾仁的預料之外,讓他張著口,遲遲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語,只能愣愣地看著吳世勳。

    「記得要快點給燦烈哥正確的答案,拖越久受傷的不只有燦烈哥,你自己也會受傷。」

    「我……」

    男人和男人之間能有什麼正確的答案?雖然金鍾仁這麼想,但仍難過了起來,他覺得他的鼻子好酸、好酸。

    吳世勳大概猜出金鍾仁心中的矛盾,他下了沙發,走到金鍾仁身旁,他輕輕地拍了拍金鍾仁的肩膀。

    「我沒有什麼實際的經驗,但是就像書上說的……當你有問題的時候,除了家人以外,閉上眼,第一個出現在你眼前的人是誰……也許就是答案了吧,鍾仁。」


TBC.

[EXO/燦開]隨筆20170313

EXO 同人衍生

CP:朴燦烈X金鍾仁


 

    對偶像來說,出道後要搭交通工具的機會並不多,應該說只會更少才是。

    所以朴燦烈和吳世勳兩人單獨到日本旅行時,看到地鐵相當的興奮。

    偷偷的一切都自己來,沒有經紀人、也沒有認出他們的粉絲們,他們在這說著陌生語言的國度可以很自在。

    朴燦烈看著月台上的指示,他拿出了手機,滑開了自拍模式,對著手機螢幕橋了橋位置後,手指比了個YA,便按下快門。

    「哥怎不讓我幫你拍?」吳世勳看到朴燦烈自拍的動作,以為對方想跟月台合照,只是不好意思麻煩自己而已。

    朴燦烈咬著笑唇搖了搖頭,他低頭滑開通訊軟體,傳了剛剛拍的照片出去,在看到對方給的回覆時,他漾開唇邊的笑,按下對話框,準備打字回覆時,動作被打了斷。

    電車即將靠站的廣播聲在這時響起,朴燦烈抬起頭看向軌道,在確定電車已經靠站後,他將手機放進外套口袋,拉開行李箱的把手,對著身後的吳世勳說,「走吧,世勳。」

    吳世勳挑起單邊眉,不懂為什麼朴燦烈笑得娜麼開心,但他沒有多問,只是跟拉著行李,跟在朴燦烈身後,一起上了車。

    朴燦烈和吳世勳很幸運地,一上車便有位置可以坐,他們一坐下後,朴燦烈又掏出手機一直打字。

    「哥……不要玩手機了。」吳世勳舔了舔嘴唇,不太喜歡人都出來玩了,還一直看著手機。

    「再等等……」

    吳世勳抿起唇,他看著朴燦烈的側臉,漸漸地視線往下移,看向對方的手機螢幕。

    他明白這樣不好,觸犯到了朴燦烈的隱私,但他就是好奇跟朴燦烈對話的人是誰,可以讓朴燦烈開心的捨不得放下手機。

    可吳世勳一看到螢幕上的大頭貼後,他本來抿成一直線的唇角,放柔了下來。

    吳世勳移開視線,裝做沒事般的伸了個懶腰,他輕聲地咳了一聲,成功吸引到朴燦烈的注意力。

    「怎了?空氣太乾?要喝水嗎?」朴燦烈眨了眨眼,愣愣地看著身邊的弟弟。

    畢竟是他拉吳世勳出來玩的,他自認自己有義務照顧好他們團裡的老么。

    吳世勳沒有回答朴燦烈的話,反而回了句不相干的話,「唉,不知道鍾仁現在在幹嘛呢?該不會還窩在床上睡覺……」

    朴燦烈聽到吳世勳的話後,他的唇角揚起,眼尾餘光看著手機螢幕上他與金鍾仁的對話框,小聲的說,「他早就醒了,喊著他好想來日本啊。」

    吳世勳挑了挑眉,勾起唇角似笑非笑的看著笑得像傻瓜的朴燦烈。

    他想下次來日本旅行,朴燦烈身邊的旅伴,不會再是他了。


The End

[EXO / 燦開]좋아해요 (喜歡你) 02

※ EXO 三次元同人衍生

CP: 朴燦烈 X 金鍾仁

前面的部分:這裡



   朴燦烈坐在公園的鞦韆上,他壓低棒球帽,將自己的半張臉藏在帽T內,眨著雙大眼睛看向坐在旁邊鞦韆上的都暻秀,哀怨的說,「暻秀,我該怎麼辦?」

    「你什麼都不說,直接問怎麼辦,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都暻秀一臉莫名奇妙的回應朴燦烈。

    一陣風吹過,都暻秀縮了縮身子,他搓了搓手,將雙手插進帽T前的口袋,雙腳踏在乾硬的泥土上,用腳前後替自己晃著鞦韆。

    在這麼冷的夜晚,朴燦烈把他從宿舍叫出來,他本來是要拒絕對方的,可當聽到電話那頭朴燦烈難過的聲音,他還是出門了,在他出門前,金鍾仁剛好打開宿舍大門要走進來,表情相當的慌亂,但因為擔心著朴燦烈,他打了聲招呼後,並沒有多問就直接出了門。

    現在想想……該不會是兩人吃飯時發生了什麼事吧?都暻秀皺著眉頭看著朴燦烈,不是開開心心的和鍾仁去吃飯嗎?兩人吵架了?

    「呵呵……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朴燦烈抿唇低頭看著自己的鞋子。

    金鍾仁當下離開的模樣,讓他太難過,他才什麼都沒多想,直覺的打給都暻秀,要對方出來陪自己,卻忽略了從沒對任何人說過自己感情,以至於都暻秀根本不可能幫他任何忙。

    「那等你知道該怎麼說再說吧。」都暻秀也沒有追問,每個人本來就會有自己的秘密,詢問跟本事多餘的,反正等到想說的時候就會說了,他現在應該只要靜靜地陪著朴燦烈,就能讓對方稍微釋懷些吧。

    「我想說……但讓我先整理一下,不然我不知道該從哪開始說。」

    都暻秀伸出口袋裡的手,看了眼掛在左手上的時間,又插回口袋,他深吸了口氣,看著朴燦烈,說,「那就慢慢想吧,今晚就陪你講完,我們再回去。」

    「暻秀啊,聽到你這麼說,我都要哭了。」朴燦烈臉從帽T裡伸出來,笑笑地對都暻秀說。

    都暻秀睜大眼瞪著朴燦烈,「你如果哭的話,別怪我自己先回宿舍了。」

    「我們暻秀怎麼可以同時地那麼溫柔又殘忍。」朴燦烈誇張的說。

    都暻秀沒有回應,只是靜靜地看著朴燦烈冷靜下來,臉又縮回帽T領口內,在無人只有風聲的夜晚,朴燦烈即使嘆氣的聲音很輕,仍相當的清楚。

    「暻秀,如果跟喜歡的人告白後,對方傻笑看著自己後,又馬上逃走,是不是代表給對方添了麻煩?」

    朴燦烈的聲音很小,他的心情很矛盾,他希望都暻秀可以聽清楚,又希望對方可以不要聽清楚,因為他有預感總是默默觀察大家,給予適當意見的都暻秀,如果有聽清楚,便會知道他話中的主角是誰。

    兩人之間沉默了許久,久到朴燦烈心裡有些小慶幸還好都暻秀沒聽清楚時,都暻秀好聽的聲音就這樣在耳邊響起。

    「是反應不過來吧。」都暻秀睜大眼,直視著朴燦烈。

    但接下來都暻秀的話語,讓朴燦烈不只眼睛睜了大,連嘴巴都張了開,愣愣地看著認真注視自己的都暻秀。

    「鍾仁這個人……在還沒反應過來時,都是傻笑帶過的,你喜歡他,就該知道,不是嗎?」

TBC.

[EXO / 燦開] Accompany with you(完)

三次元衍生同人

CP:朴燦烈 X 金鍾仁


設定:飛機Delay~




    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 

    本來預計趁著在日本開完演唱會,朴燦烈想利用回韓國中間的一天空閒,跟金鍾仁一起去市區走走晃晃,結果經紀人臨時要他們提早回去,他只好打消念頭。 

    一如往常的走了VIP出境,準備離開時,卻因為飛機零件損害,一時無法修復的關係而停飛。 

    朴燦烈看著經紀人憤怒地對著機場人員咆哮,喊著他們有很多行程,快點調度班機什麼的。 

    朴燦烈扯扯唇角,沒有開口說話,便撇開視線不再觀望。 

    出道那麼多年他知道少說少錯,交給經紀人大哥就是了。 

    即使他覺得這只是小事,他們這幾天剛好回國也沒事,不需要這樣為難人。 

    朴燦烈一轉頭,映入他眼中的是坐在椅子上點頭打瞌睡的金鍾仁。 

    朴燦烈眨了眨眼,兩步的距離,當一步在跨,快樂的走到金鍾仁身邊。 

    閉上眼睡覺的金鍾仁理所當然不知道那令他煩躁的哥在他身邊,他依然睡得相當安穩,有沒有搭上飛機這答案,似乎都沒睡眠來得重要。

    朴燦烈坐到金鍾仁旁邊的位子,想說再讓對方休息一下,再準備重新入境,他開始翹起腿來滑手機。

    團員們都和朴燦烈打了聲招呼,告知他們要先離開回飯店,朴燦烈笑了笑,手指著金鍾仁,表示他等金鍾仁醒來再走,大家給予彼此理解的笑容後,便各自解散。

    航廈裡的空調有些冷,朴燦烈玩了一段時間後,他發現隔壁的金鍾仁開始蹭鼻子,但仍還是在熟睡的狀態,根本沒有意識到飛機延飛,他們必須重新入境這件事。

    朴燦烈將手機收了起來,看著金鍾仁閉上眼後明顯的長睫毛,他忍不住伸出食指,小心翼翼地摸著金鍾仁的睫毛。

    他幼稚的行為很快的就把熟睡中的金鍾仁吵醒。

    金鍾仁揉了揉雙眼,半睜開的眼皮讓他的視線並不是很清晰,但會這樣玩他的除了朴燦烈,他也找不到第二人。

    「燦烈哥……要上機了嗎?」金鍾仁用著含糊不清、剛睡醒的低啞嗓音問著。

    「班機取消,要重新入境。」

    朴燦烈看到金鍾仁本來迷濛的雙眼,突然嚇得瞪大的瞬間,笑得直拍自己的大腿。

    「怎麼沒人跟我說?」金鍾仁傻楞傻愣地看著窗外的只剩空橋、沒有飛機的停機坪。

    「因為鍾仁睡得太熟,哥捨不得吵醒呀。」朴燦烈歪著頭笑笑地邊說還邊揉著金鍾仁的頭。

    「那如果飛機沒有延遲,反而要提早飛走了,哥也是要放我一個人在待機室嗎?」金鍾仁皺眉看著笑得更大聲的朴燦烈。

    「怎麼可能留下我可愛的鍾仁一個人在日本?等等被人拐走了怎麼辦?」

    朴燦烈誇張的表情和口吻,讓金鍾仁嚇得左看右看,希望周遭沒有聽得懂韓文的人在,當然更希望沒有人在。

   「燦烈哥……」金鍾仁剛睡醒就面對有點過於興奮朴燦烈,讓他心臟有點負荷不來。

    天……好丟臉,這哥到底平常都在看什麼,說出這種讓身旁的人都想扔下他離開的話。     「好了,快點起來,既然多待一天,就多逛一點地方吧。」

     朴燦烈握住金鍾仁的手,站起時順勢將對方也拉起。

    不可以回飯店睡覺嗎?金鍾仁無奈地嘆口氣,並沒有把心裡話問出口,他任由朴燦烈抓著自己走。

    反正怎麼抵抗、掙扎,朴燦烈都有辦法把他從睡夢中吵醒,不然任由朴燦烈算了。

    「哥要去哪?」雖然說由著朴燦烈,但還是得知道要去什麼地方。

    「逛街囉。」

    逛街?金鍾仁本來還半瞇的雙眼,聽到朴燦烈的回答後,眼睛睜大瞪著眼前這哥的背影。

    只是逛街,很多人都可以陪吧?

    「哥,為什麼一定非得我陪?」金鍾仁微微都著嘴,嚷嚷著。

    朴燦烈轉過頭看著金鍾仁,一副理所當然的說:「我等我們鍾仁起床,才離開機場,鍾仁只是總該報答我,陪我逛街吧。」

    你大可離開,不要等我啊!金鍾仁當然沒將這句話說出口,畢竟如果真的沒人等他,他才會難過。

    「那哥要逛哪?」金鍾仁掏出口袋裡的手機。

    「就……Outlet囉,只是延飛一天,也不能跟你去太遠的地方。」

    金鍾仁邊滑著手機看時間,和看著訊息,隨口問,「如果有時間,可以去遠一點的地方,哥會帶我去哪呢?」

    「天涯海角。」

    蛤?金鍾仁的目光立即從手機螢幕上離開,愣愣地看著朴燦烈。

    「走囉,好餓呀,都是你讓我餓肚子的,等等鍾仁要請吃飯,知道嗎?」朴燦烈直接無視了金鍾仁的表情,他拉著金鍾仁繼續往前走。

    「哥應該知道,我身上的錢不多。」

    「有信用卡呀,機場可以刷信用卡。」朴燦烈講完沒多久,就又接一句,「好啦好啦,算我這做哥的照顧你,等等我請客。」

    金鍾仁只是點點頭,愣愣地看著朴燦烈的背影。

    「那鍾仁想吃什麼?」朴燦烈忽然地停下腳步,發呆的金鍾仁差點撞了上去。

    朴燦烈穩住金鍾仁的身子,眨著大眼問,「是血糖太低恍神了嗎?想吃什麼啊?」

    「炸雞。」

    「都在日本了,吃什麼炸雞,吃生魚片。」朴燦烈一臉金鍾仁有毛病的表情。

    「既然早想好要吃什麼了,為什麼還問我?」

    「因為我想知道我和鍾仁有沒有心有靈犀呀,結果看來是沒有,真令人難過。」

    金鍾仁默默地給朴燦烈翻了個白眼,輕輕地拍了下朴燦烈的背,「哥,快點吃完去逛街吧,再不快點店家都關了。」

    看來是他聽錯而已,畢竟朴燦烈像沒事一樣,跟他又再說一堆胡言亂語。

    可明明是自己聽錯,但天涯海角那幾個字卻仍環繞在自己耳邊,讓他聽得耳根子發燙。

    The end


寫這篇的由來很簡單
因為我10月底衝大阪

飛機被Delay了兩天

我對著EXO暗巷組群(ㄍ)說:如果是燦開Delay就好萌喔 (跟本病了

[EXO / 燦開] Morning call (完)

交往設定

    剛起床的金鍾仁一手拿著隱形眼鏡的水盒、一手拿著牛皮紙袋,閉著眼睛慢慢的走下樓。

    這路線他走了不知道幾千遍,他有相當的自信閉眼補眠走下樓都不會出事,當然.....這是沒人擋在他面前的前提下。

    「嗚......」金鍾仁吃力的半睜開雙眼,想看他到底撞到誰。

    近視嚴重的他,模糊的視線看到高大的身影,馬上便知道擋路的人是朴燦烈後,他一早開口的第一句話不是先道歉,而是先怪對方站在他面前不閃開。

    「哥怎麼站在這?」金鍾仁口吻埋怨說完,下秒他手中的紙袋朝對方身上招呼過去。

    「在等我們鍾仁下來,說早安啊。」 朴燦烈笑笑地邊說,邊拿走金鍾仁手中的武器──紙袋。

    「為了這早安特地擋在這給人撞,哥這是有什麼問題?」

    金鍾仁挑起單邊眉毛看了眼朴燦烈,就拖著毫沒精神的腳步,走到廚房打開冰箱,灣著腰用他模糊的視線,吃力的找他的優酪乳放在哪。

    「你等等要去哪?」朴燦烈跟在金鍾仁後頭,他探了探頭看金鍾仁埋在冰箱裡找東西的模樣咯咯笑著,「要不要我幫你找呀?」

    「不要。」金鍾仁拿到冰涼的優酪乳後,立即站起身,頭就這樣剛好敲上朴燦烈的下顎。

    「唔……好痛、好痛……」朴燦烈摀著下巴喊。

    「不……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很痛嗎?」

    金鍾仁被這突如其來的意外嚇到瞌睡蟲瞬間消失,他急忙的放下手中的所有東西,揮開朴燦烈的手,他雙手捧著朴燦烈的臉,臉十分靠近地緊盯著朴燦烈發紅的下顎。

    金鍾仁邊看邊用著急的口吻,抱怨著,「哥,為什麼一直跟著我呀,不要黏著我不就沒事了嗎……這可怎麼辦?有點腫起來了……」

    唉……他的頭明明也很痛,為什麼還得要安慰眼前這分明自做自受的哥?

    「鍾仁呀……」

    朴燦烈的手掌放在金鍾仁的頭上,輕輕撫摸對方柔軟的髮絲,「很痛嗎?」

    金鍾仁微微抬起頭,看著明明剛剛還喊著很痛的傢伙,此時微微笑著安撫自己,剛剛心裡的不平衡好了些。

    「我們鍾仁擔心我的樣子,真的十分帥氣呢。」朴燦烈說的同時,也揉著金鍾仁的頭髮。

    「既然哥不痛了,那回座位吃早餐吧。」金鍾仁不好意思的撇開視線。

    朴燦烈雙手捧住金鍾仁的臉,讓對方正視自己後笑笑的說,「好喔。」

    在金鍾仁還沒反應過來前,朴燦烈和他的呼吸已經交纏在一起,彼此的唇也相碰在一塊,映入金鍾仁眼中的只有朴燦烈那像偷腥的貓般地愉悅眼神。

    這哥……故意的吧?

    朴燦烈張開嘴,舌頭輕輕舔拭描繪著金鍾仁的唇辦,試圖要對方張開嘴,讓這吻可以更激烈些。

    『碰』

    如果不是二樓的開門聲,金鍾仁是不介意繼續這麼下去,但他已經聽到有人下樓的腳步聲,他只能推開朴燦烈。

    都暻秀一走進廚房,就看到朴燦烈和金鍾仁兩人站在沒關的冰箱前不知道在幹嘛,疑惑的問,「你們在幹嘛?」

    「阿……早安,暻秀哥。」金鍾仁尷尬的笑著回應,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對方。

    「我在叫鍾仁起床!」朴燦烈像沒神經一樣,笑笑地說。

    起床?不只都暻秀,連金鍾仁也瞪大眼看著又再說胡話的朴燦烈。

    「我們鍾仁醒了嗎?」朴燦烈沒有理會都暻秀的視線,他露出牙齒,笑笑地問。

    金鍾仁移開放在朴燦烈身上的視線,可一轉頭,卻對上都暻秀充滿疑問的表情,他只能無力的回應。

    「早就被哥嚇醒了。」

The end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