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盾鐵 / Stony] Every Breath You Take,03

警告:有蜘蛛人劇透

章節: 01  02


CP:Steve X Tony




   辦公室牆後是通往實驗室的通道,Tony沒有多久便走到實驗室門口,他動作迅速的在門上的密碼鎖上輸入一連串數字,再透過虹膜感應,開起了實驗室的門。

   實驗室內許多儀器都仍在運作,Tony聽著規律的機械運轉聲,這讓他焦躁的心情稍稍平復了些。

   可能平常工作的關係,沒有這些齒輪轉動的聲音,反而讓Tony無法認真投入。

   這樣的習慣當初Steve發現時,Steve勾起唇角,笑著說,「需要我說點話,讓你更專心嗎?」

   Tony記得那時的他給了Steve一個白眼,「你一個那麼大的人光待在那,我就不能專心了,所以閉上你的嘴巴,不然就離開這,Captain。」

   他眼尾餘光瞥見角堆著一部份從紐約搬來後,就沒有再動的物品。

   Tony移開視線,看向螢幕上的在跑的數據,便走過去叫出鍵盤,開始研究外星物質的數據。

   他一下拿了電棒戳了下浮在半空中金屬、一下拆開鋼鐵手,重組裡頭的主機版、一下又回到螢幕前,快速的打著程式碼,加強裝備的功能......他讓自己很忙很忙,忙得忘記時間。

   在事情都做完,完全找不到事情做時,Tony攤在椅子上,轉著椅子仰望著充滿金屬光澤的天花板。

   轉呀轉呀,轉得頭開始暈後,Tony才停下了動作,小聲的補了句髒話,「Shit.」

   他閉起雙眼,揉了揉太陽穴,緩和暈眩的症狀,等待舒緩些後,他一張開雙眼,視線就對向堆積在角落的物品。

   Tony舌頭舔著上唇,呆望了那些東西許久,他才從桌上拿了支拔釘器,離開椅子走了過去。

   他仔細的看著木箱上的流水號和名稱,在找到CaptainAmerica的字後,他撬開了木箱,裡頭放的是美國隊長的盾牌。

   被封在玻璃櫃的泛合金盾牌,金屬表面相當完好,並沒有留下任何的刮痕以及磨痕在上面。

   Tony解開了密碼鎖,將玻璃櫃打了開,手輕輕地撫摸盾牌的冰涼表面。

   明明那時說過Steve根本不配擁有,他卻還是將它修好了,還在物品名稱上寫上CaptainAmerica,他在搞什麼。

   想到Steve和Bucky兩人離開的話麵,他一拳打在中間的星星上,但很快的他就後悔做出這動作。

   「Oh Shit!」

   Tony跳了起來,邊甩手邊罵髒話,在這時Vision的聲音在他腦中響起。

   「Mr. Stark,已經到了用餐時間,Captain在等你一起用餐。」

   「告訴他,那他可以不用吃了,我不會出去,反正一餐不吃也不會有事,他就慢慢等我出去吧。」手痛的不爽感,讓Tony只想任性的說話。

   「Mr. Stark......我需要這樣完整的轉述給Captain?」Vision的聲音有些遲疑。

   Tony沉默了一下,他抹了抹臉,瞪著天花板,「我等等就出去。」

 

TBC.

[盾鐵 / Stony] Every Breath You Take,02

警告:有蜘蛛人劇透

章節: 01


CP:Steve X Tony


  Tony將墨鏡戴上,他翹起腿,雙手交握放在膝蓋上,看著坐在他對面的人。    

   他需要有人解釋為什麼一個被通緝的傢伙會出現在復仇者的新總部?而且臉上還掛著笑容,像一付什麼都沒發生的模樣。

   「Captain,可以請你解釋一下,你出現在這裡的原因嗎?」Tony唇角掛著笑容,但從他說話的語氣聽得出來他正在壓抑自己的情緒。

   他半瞇起了墨鏡後的那雙褐色眼睛,告訴自己不要衝動的一拳打在Steve那張笑臉。

   Steve低頭輕笑了聲,抿了抿唇,才抬起頭重新看向Tony,他一如以往的唇邊掛著溫柔的笑,輕聲說,「I miss you,Tony.」

   這瞬間Tony愣住了,但他很快的就回過神來,腦袋快速的思考Steve來找他的各種可能。

   一向顧全大局的Steve......好吧,除了扯上Winter Soldier以外,Steve一向顧全大局,在這事情尚未全部平息的時間點,還冒險來找他,Steve一定有其他的原因。

   Tony拿起放在桌上的咖啡,倚在沙發上喝著咖啡,眼直盯著Steve。

   突然停機坪的畫面閃過他腦海,他撇了撇嘴,放下手中的杯子,「你是為了Spider Man的事情?」

   在柏林的停機坪時,Steve一開始就不認同讓Peter參上一腳,但卻在和Peter對打時,表現出對Peter的讚許。

   而最近Peter直接讓輪船裂成兩半,這件事鬧得很大,一定讓Steve看到了。

   如果他沒猜錯,Steve肯定是為了這件事來找他,甚至認為他太放縱,採取放任成長,才導致這樣的後果。

   但Steve不知道的是如果不是那屁孩駭了那件蜘蛛裝,讓他無法在第一時間處理一切。

   Tony想到這,他拿掉了墨鏡,用手抹了抹臉,看向臉上不再有笑容、一臉嚴肅的Steve。

   Okay,他的預想成真。Tony聳了聳肩,雙手放在沙發椅把上,等待Steve開口。

   「Tony,我清楚你想要訓練那孩子的心情,但是訓練應該是要有紀律的,而不是任其發展,這樣會發生我們不可預知的後果,而且他正處於衝動、急於表現、容易分心的年紀,讓他自己處理事情,很容易就判斷錯誤,你應該要更小心才是。」

   Tony一聽到Steve的話,他呼出了口氣,微微歪頭看著對方。    

   「很抱歉,我爸從來不是這麼教我的,所以我不知道一個要怎麼約束一個十五歲的青年,我只能用我的方式去教導,然後像個嘮叨的父母一樣,去收拾屁孩的殘局。」

   Tony站了起來,他由上看至下方坐在沙發上的Steve,他音量略微抬高的說,「而剛好的有所為訓練士兵經驗的人,全成了通緝犯消失不見,讓我一個人收拾所有的爛攤子,這樣的行為,似乎跟十五歲的青年眉什麼不一樣。」Tony扯了扯單邊唇角,食指用力戳上Steve的胸膛,「Captain,光靠軍事訓練是不夠的,有些事情沒有經歷過,是不會有所成長的,所以省省你的口水,別說教了,Captain。」

   「Tony......」

   Steve握住Tony指在他胸膛的手,想告訴Tony他只是想溝通,想念對方,並沒有任何說教意思,但他話還沒說完,Tony就抽開手,摀住他的嘴,用眼神示意他暫時別開口。    

   「Friday,接進來。」Tony話一說完,Friday便將電話轉進Tony的耳機裡。

   「Okay, Sir…...我想應該是你的人員情報錯誤,我並沒有找到Captain的蹤跡......」Tony邊說邊瞪著Steve,他無聲地冷笑了聲後,鬆開摀住Steve的手,在辦公室走來走去的和電話另一端的人周旋。

   「很感謝你那麼看得起我,但恐怕對方是個很有力的人士,才會讓你、我都無法找到Captain,甚至還讓Captain劫獄......嗯,有任何消息會通知你的,再見。」

   Tony一掛掉電話,就轉頭看向Steve。

   「我有注意周遭的人,才過來的。」Steve馬上解釋。

   「他只是定期會打電話詢問我,跟你沒有關係。」Tony舌尖頂了頂頰內肉,他深吸了口氣,接著說,「Okay,你應該短期內不會離開,那麼你就......住Vision隔壁吧。」

   他沒有給Steve回答的機會,就擅自幫Steve做了決定。

   「Tony,我們需要好好的談一談。」

   「你一定累了,好好去休息吧,Captain。」Tony轉身,叫了Vision進來後,便留下Steve和Vision兩人,離開了辦公室。

   Steve看著Vision,他聳了聳肩,開玩笑的說,「我希望你不要突然穿牆進到我房間。」

   「我盡力,Captain.」Vision禮貌的回完後,他皺起眉,看著Steve,考慮該怎麼開口。

   他感覺的出來Steve的心情和Tony一樣亂得可以,他覺得他應該要開口安慰兩人,但Tony已經走了,只剩下Steve,這讓他掙扎該怎麼說才比較好。

   「你有什麼話想說嗎?」Steve挑起單邊眉,看著一臉就是想說些什麼的Vision。

   「Mr. Stark......其實已經沒有那麼氣你了,你剛剛出現時,我感覺的出Mr. Stark其實很開心,他只是......」

   Vision的話還沒說完,Steve便打斷了他的話。

   「我知道。」Steve輕輕拍了下Vision的手臂,就往門口走去。

   Vision看到Steve離開後,視線轉向一旁的牆面,這時牆面浮出一道門,Tony從門的另一端走了進來。

   Tony雙手環臂,看著Vision,「你故意的,Vision。」

   明明知道他就在另一邊,偷偷看著,Vision還當著他的面跟Steve說他的心情。

   「Mr. Stark.....」Vision話還沒說話,又再度被打斷。

  「Vision,以後不要說多餘話。」Tony戴上墨鏡,抿了抿唇,走向牆面的那道門。

   「Yes, Mr. Stark.」Vision眨了眨眼,看著Tony消失在門後。

 


[盾鐵 / Stony] Every Breath You Take,01

※內有蜘蛛人Homecoming劇透,請小心。


CP: Steve X Tony



    紐約依然叫紐約,不會因多個人、少個人而有不一樣,可少了美國隊長的紐約,卻讓Tony覺得陌生得可以。

   不再有人為理念和他講道理、一起為政府接下來動作煩惱、也不再有人在他用餐時一直叫他別看手機、睡醒也沒有一雙漂亮的藍眼睛跟他說聲「Goodmorning.」

   這一切Tony本來覺得厭煩的事情,一下子消失在生活中,他才發現自己被制約的多可怕。

  「......Ifyou need me, I’ll be there.」

   Tony垂下眼看著皺得可以的字條,指尖輕輕地磨著上頭的字跡,最後再次將字條揉成一團,拉開辦公桌的抽屜,將字團丟進去後,不是很溫柔的關上抽屜。

   這是Steve幾個月前給他的字條,這段時間他沒事就拿出來看,但看了好幾次,最後他總是將紙揉成一團。

   如果真的需要時一直都在,為什麼在他最需要支持時,Steve卻不是第一個站在他身旁的?

   Tony自嘲地扯了扯唇角,眼尾餘光看到錶上的時間。

   5點多了,通常這時間會有通來自皇后區的留言轉進他手機。

   Tony舌尖頂了頂口腔內壁,他靠在椅背上,輕輕地晃著辦公椅,他按了下掛在耳朵上的耳機,聽著裡頭的內容。

   Peter一開始的每日報告,總是像一般義警做的事沒什麼差別,唯一的不同只有Peter總是在抓搶匪時,會引起大騷動,逼得他不得不出面請人善後。

   但這些在Peter將Vulture丟進監牢後,便有所改變。

   Peter開始報告他的校園生活,用著相當快的語速報告他在化學課想到的新解題方式,以及可能會產生的連鎖反應。

   這樣的Peter讓他的思緒不自覺得倒回到他僅有10幾歲的回憶。

   他以前也是這麼跟父親講著今天課程上所發生的一切,可他和Peter的差別在於,Peter是想得到獎勵班的孩子,興奮的講解是從哪得到的靈感,所產生這樣的結果,而他總是一臉自己腦袋的不輸給父親、自傲的說他不靠別人就可以解決這一切。

   聽完Peter的留言,Tony唇角微微揚起,帶有笑意的小聲罵了句屁孩。

   他站了起來,伸了伸懶腰,準備離開辦公室去實驗室時,被穿牆進來的Vision嚇到瞪大雙眼。

   明明知道Vision的習慣,但他還是無法適應。

   「Mr. Stark,有件事......」

   「Vision,下次請敲門,我不希望如果剛好我在像是打手槍之類的事情時,你剛好進來,那樣我會很不舒服。」Tony挑起單邊眉,有些粗暴的說。

   「Sorry......Mr.Stark,但是你不會在你的辦公室做這種事的,你已經很久沒荒唐過了,自從CaptainAm......」

   Vision注意到Tony變調的眼神後,闔上了嘴。

   Tony瞥了Vision一眼,便移開視線,專注整裡自己的儀容。

   他並不是在意別人提及Steve,他只是不想要讓人提醒他為了Steve做了多少改變這件事。

   Tony假裝沒事般,整了整衣領,微微揚起下顎看向Vision,「你還沒說你進來有什麼事,Vision。」

   「Mr.Rogers有事情找你。」

   Vision的話讓Tony愣了幾秒才回過神。

   Tony為了確認自己沒有聽錯,他重複說了兩次,「Steve?Steve?SteveRogers?」

   Vision點頭,表示Tony並沒有聽錯他講的話。

   「那包裹給我吧,他是寄了什麼?難道是 各國特產之類的?」Tony有些嘲謔的說,他的手伸向Vision,要對方將包裹給他。

   日前跟著Steve的無人機回報,Steve離開了瓦干達,但Tony不認為Steve會回美國,畢竟Ross對他的通緝還在,八成是寄了國際包裹給他而已。

   「Mr.Stark, 沒有包裹。」

   Vision面對Tony疑惑的眼神,沒有多說什麼,他手指向辦公室大門,需要虹膜、指紋感應的門打了開。

   Tony的視線順著Vision的手看過去,他愣了住。

   門口外站著的人是好幾個月不見的Steve,他半瞇起依舊迷人的藍色雙眼,雙手插在緊繃的牛仔褲兩側口袋,微笑說,「Tony,Long time no see.」

TBC.

[盾鐵] Hate you

    「知道嗎?以前我爸總不時拿你出來當榜樣訓我。」Tony從床上爬起,手指用力戳著Steve的胸膛。

    Steve不明白為什麼Tony突然講這個,他笑笑地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Tony,順手握住對方攻擊他胸膛的那隻手。

    「我是說真的,他說得我那陣子討厭所有叫Steve的傢伙。」Tony皺著眉說。

    明明他說的是實話,為什麼Steve卻不當做一回事的模樣?

    「你這是遷怒,Tony。」Steve挑眉看著一臉不滿他反應的Tony。

    「又如何?」

    Tony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錯,畢竟他只是討厭而已,又沒有對人怎樣。

    「Okay, 繼續說吧,你不是還沒說完?」Steve覺得好笑地聳聳肩。

    「誰知道當我真的遇上那充滿我小時候記憶,討人厭的傢伙時……」Tony故意頓了一下,瞪向自己身下笑得牙齒都露出的Steve。

    「怎?」Steve鬆開牽制住Tony的手,攬上對方的腰。

    「誰知道我現在卻和那討人厭的傢伙,每夜躺在同一張床上。」手指得到自由的Tony,又用力戳了一下Steve的胸膛。

    Steve一臉無奈地揉了揉自己的胸。

    「不知道我爸如果還在,看到他兒子和朋友這樣,會如何?」Tony低下頭,有些自嘲的說,「不知道會先找你麻煩,還是找我麻煩……應該是找我麻煩,畢竟你在他心裡很特別。」

    「不會,他不會找我們任何人的麻煩的。」

    Steve的手掌來回撫摸著Tony的背,安撫對方的情緒。

    如果Howard還在,他不可能讓自己陷入Tony的魅力中……不可能嗎?Steve想到最後,突然有那麼點不確定。

    畢竟感覺是很難說的。

    「那你現在還討厭那每夜和你躺在同張床上的Steve嗎?」Steve問。

    Tony抬起頭看到Steve那雙湛藍眼睛裡,帶有自信地瞧著自己。

    他撇撇嘴,挑起單邊眉,念頭一轉後,雙手攬上Steve的脖子,臉極微貼近Steve的臉,鼻尖輕輕蹭著對方的鼻尖。

    「你說呢?Uncle Rogers.」他一字一語略帶挑釁的輕聲說著。

    「Enough, Tony!」

    

The end


突然想來點糖 (ㄍ

[盾鐵/Stony]Sleep. (完)

 

美國隊長3同人衍生

CP: Steve X Tony

   一旁的床位空了下來,少了身旁的體溫,失眠毛病就的找上Tony。

    Tony在看著空蕩的天花板,數到不知第幾百隻羊後,果斷的離開床。

    以前沒有Steve在身旁,他依然過的很好,沒道理現在少了他就開始失眠。

    他鄙視這樣的自己,好像沒有Steve屬於他世界的圓就少了一半,做什麼事情都覺得不對勁。

    Tony Stark醒醒吧,Steve只是個背叛你信任的金髮老男人,少對他念念不忘。Tony總是不斷這麼催眠自己,可潛意識也清楚Steve這麼做的原因,以及整件事情背後不單純的動機。

    但人總是需要一個宣洩的標靶,而Steve的行為剛好成為整件事件中最好的標靶。

    Tony舌頭頂了頂口腔內壁,深吸了口氣,決定不要再想下去。

    他隨意套上一件汗衫,打算今夜仍在實驗室渡過一夜,不然任由獨自一人待在太過安靜的空間,只會讓他胡思亂想而已。

    手掌往牆壁上的感應處一按,藏匿在書櫃後方的小型實驗室的門開了起來。

    Tony還沒走進實驗室,Friday的聲音就傳了出來。

    「Sir, Youneed sleep.」

    對Tony來說,Friday沒有以前的Jarvis一樣善解人意,Jarvis總是會盡量順著他的意思做,而Friday就像管家婆一樣什麼都要唸一下,不過這是他自己寫的程式設定的問題,他誰也不能怪。

    「不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必須把Rhodey復健用的機器改得更舒適些。」Tony一邊走進實驗室,一邊帶上護目鏡。

    Rhodey的傷是他的責任。

    Rhodey總是毫無猶豫的站在他這邊,支持他、幫助他,而每次的事件也都是完美的落幕,讓他忽略的愛國者號是老舊機種、需要更新這點,更忽略了安全設施。

    如果他在愛國者號上多加點安全設施、如果他飛的速度再更快一些,是可以Vision不小心的攻擊。

    Tony很快地收拾好情緒,進入工作狀態,而Friday也沒有再說話,它安靜的在Tony需要東西時,用機器角遞給Tony。

    每個假關節上的程式碼都是相當的複雜的,為了配合腦部下達的指令、以及讓假關節跟上腦部動作,Tony在這點上費了很多工夫,可是還是沒辦法做的很完美。

    突然地Tony放下手中所有的工具,他雙手握拳、重重地搥上實驗桌,煩躁的大聲嘶吼了句,他閉上雙眼,深深地吸了口氣、又重重地吐出。

    他知道他需要冷靜,然後好好地睡上一覺,隔天肯定腦袋更清楚,可以很快地找出問題點,再進行更精密的修改。

    可是失眠讓他只能不斷地做沒進展的事情,好忘記煩躁的一切。

    「Tony……」

    熟悉的嗓音讓Tony睜開了雙眼,果然對上他視線的是那雙許久未見的湛藍雙眼。

    「Get out.」Tony沒有問Friday為什麼沒提醒他有外人闖進,畢竟在這的密碼鎖中,他還沒刪去屬於Steve的指紋密碼。

    「你再不離開小心我打給Ross,他馬上一定會派出一大批的國軍來抓你。」Tony扯了扯唇角,笑笑地威脅Steve。

    Steve突然的出現讓Tony的心情很複雜,讓自己既想念又心煩的人都是他,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平衡自己的內心。

    Steve沒有理會Tony的威脅,他手攬上對方的腰際,在對方還來不及反應時,像扛沙包般,將Tony扛在肩膀上,直接走出實驗室。

    「放下我!」

    Tony用力的槌著Steve厚實的背,在自己的手打痠後,對方還是像沒事般繼續走著路,Tony這才想起Steve可是打了血清的超級士兵,哪會怕他這樣槌打。

    他放棄掙扎的任Steve將他放在床上,像對待小孩般蓋好被子,並拿下他的護目鏡。

    「你來做什麼的?」Tony閉上雙眼,隨口問。

    「還有事情沒完成,完成後就要走了。」Steve皺著眉,苦笑看著Tony。

    「很重要的事?」Tony不知道為什麼睡意突然侵襲而來,他半張臉縮進被窩中,含糊不清的說。

    「嗯。」

    「多重要?」

    「很重要。」Steve挑眉反問著Tony,從對方開始慢半拍的反應看來,他知道對方快睡著了。

    Steve有回跟沒回一樣的答案,如果是還清醒的Tony聽到,肯定脾氣又要上來,可快睡著的Tony根本沒心思去想那麼多。

    「什麼事?」Tony反射性的反問著,可卻不清楚自己在說些什麼。

    Steve並沒有馬上回答Tony,他等Tony漸漸地睡著後,伸出手輕輕撫上對方的頭髮。

    「逼你休息呀……」

 

                    The End



後記:結果我想今天打完這篇,打到一半睡著,才醒來繼續打。

明天補中秋連架的班

算了,下禮拜要去韓國了!

有點緊張。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