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盾鐵 / Stony] Every Breath You Take,02

警告:有蜘蛛人劇透

章節: 01


CP:Steve X Tony


  Tony將墨鏡戴上,他翹起腿,雙手交握放在膝蓋上,看著坐在他對面的人。    

   他需要有人解釋為什麼一個被通緝的傢伙會出現在復仇者的新總部?而且臉上還掛著笑容,像一付什麼都沒發生的模樣。

   「Captain,可以請你解釋一下,你出現在這裡的原因嗎?」Tony唇角掛著笑容,但從他說話的語氣聽得出來他正在壓抑自己的情緒。

   他半瞇起了墨鏡後的那雙褐色眼睛,告訴自己不要衝動的一拳打在Steve那張笑臉。

   Steve低頭輕笑了聲,抿了抿唇,才抬起頭重新看向Tony,他一如以往的唇邊掛著溫柔的笑,輕聲說,「I miss you,Tony.」

   這瞬間Tony愣住了,但他很快的就回過神來,腦袋快速的思考Steve來找他的各種可能。

   一向顧全大局的Steve......好吧,除了扯上Winter Soldier以外,Steve一向顧全大局,在這事情尚未全部平息的時間點,還冒險來找他,Steve一定有其他的原因。

   Tony拿起放在桌上的咖啡,倚在沙發上喝著咖啡,眼直盯著Steve。

   突然停機坪的畫面閃過他腦海,他撇了撇嘴,放下手中的杯子,「你是為了Spider Man的事情?」

   在柏林的停機坪時,Steve一開始就不認同讓Peter參上一腳,但卻在和Peter對打時,表現出對Peter的讚許。

   而最近Peter直接讓輪船裂成兩半,這件事鬧得很大,一定讓Steve看到了。

   如果他沒猜錯,Steve肯定是為了這件事來找他,甚至認為他太放縱,採取放任成長,才導致這樣的後果。

   但Steve不知道的是如果不是那屁孩駭了那件蜘蛛裝,讓他無法在第一時間處理一切。

   Tony想到這,他拿掉了墨鏡,用手抹了抹臉,看向臉上不再有笑容、一臉嚴肅的Steve。

   Okay,他的預想成真。Tony聳了聳肩,雙手放在沙發椅把上,等待Steve開口。

   「Tony,我清楚你想要訓練那孩子的心情,但是訓練應該是要有紀律的,而不是任其發展,這樣會發生我們不可預知的後果,而且他正處於衝動、急於表現、容易分心的年紀,讓他自己處理事情,很容易就判斷錯誤,你應該要更小心才是。」

   Tony一聽到Steve的話,他呼出了口氣,微微歪頭看著對方。    

   「很抱歉,我爸從來不是這麼教我的,所以我不知道一個要怎麼約束一個十五歲的青年,我只能用我的方式去教導,然後像個嘮叨的父母一樣,去收拾屁孩的殘局。」

   Tony站了起來,他由上看至下方坐在沙發上的Steve,他音量略微抬高的說,「而剛好的有所為訓練士兵經驗的人,全成了通緝犯消失不見,讓我一個人收拾所有的爛攤子,這樣的行為,似乎跟十五歲的青年眉什麼不一樣。」Tony扯了扯單邊唇角,食指用力戳上Steve的胸膛,「Captain,光靠軍事訓練是不夠的,有些事情沒有經歷過,是不會有所成長的,所以省省你的口水,別說教了,Captain。」

   「Tony......」

   Steve握住Tony指在他胸膛的手,想告訴Tony他只是想溝通,想念對方,並沒有任何說教意思,但他話還沒說完,Tony就抽開手,摀住他的嘴,用眼神示意他暫時別開口。    

   「Friday,接進來。」Tony話一說完,Friday便將電話轉進Tony的耳機裡。

   「Okay, Sir…...我想應該是你的人員情報錯誤,我並沒有找到Captain的蹤跡......」Tony邊說邊瞪著Steve,他無聲地冷笑了聲後,鬆開摀住Steve的手,在辦公室走來走去的和電話另一端的人周旋。

   「很感謝你那麼看得起我,但恐怕對方是個很有力的人士,才會讓你、我都無法找到Captain,甚至還讓Captain劫獄......嗯,有任何消息會通知你的,再見。」

   Tony一掛掉電話,就轉頭看向Steve。

   「我有注意周遭的人,才過來的。」Steve馬上解釋。

   「他只是定期會打電話詢問我,跟你沒有關係。」Tony舌尖頂了頂頰內肉,他深吸了口氣,接著說,「Okay,你應該短期內不會離開,那麼你就......住Vision隔壁吧。」

   他沒有給Steve回答的機會,就擅自幫Steve做了決定。

   「Tony,我們需要好好的談一談。」

   「你一定累了,好好去休息吧,Captain。」Tony轉身,叫了Vision進來後,便留下Steve和Vision兩人,離開了辦公室。

   Steve看著Vision,他聳了聳肩,開玩笑的說,「我希望你不要突然穿牆進到我房間。」

   「我盡力,Captain.」Vision禮貌的回完後,他皺起眉,看著Steve,考慮該怎麼開口。

   他感覺的出來Steve的心情和Tony一樣亂得可以,他覺得他應該要開口安慰兩人,但Tony已經走了,只剩下Steve,這讓他掙扎該怎麼說才比較好。

   「你有什麼話想說嗎?」Steve挑起單邊眉,看著一臉就是想說些什麼的Vision。

   「Mr. Stark......其實已經沒有那麼氣你了,你剛剛出現時,我感覺的出Mr. Stark其實很開心,他只是......」

   Vision的話還沒說完,Steve便打斷了他的話。

   「我知道。」Steve輕輕拍了下Vision的手臂,就往門口走去。

   Vision看到Steve離開後,視線轉向一旁的牆面,這時牆面浮出一道門,Tony從門的另一端走了進來。

   Tony雙手環臂,看著Vision,「你故意的,Vision。」

   明明知道他就在另一邊,偷偷看著,Vision還當著他的面跟Steve說他的心情。

   「Mr. Stark.....」Vision話還沒說話,又再度被打斷。

  「Vision,以後不要說多餘話。」Tony戴上墨鏡,抿了抿唇,走向牆面的那道門。

   「Yes, Mr. Stark.」Vision眨了眨眼,看著Tony消失在門後。

 


[盾鐵]Sorry, Sir.

CP:盾鐵,微賈尼



  Steve騎著他的重型機車停在Stark家門口,長腿輕鬆跨過重機,下了車,拿著Tony給他的感應扣,掃描他的虹膜進了Stark的新住處。

    他們很久沒有一起晚餐了,好不容易橋出了時間,Steve在餐廳門口等了半小時,還是等不到Tony,他拿起了還不太會使用的智慧型手機撥給了Tony,得到的卻是Jarvis的回應。

    『Sorry, Mr. Rogers.... Sir is so busy...』

   Steve馬上騎車衝到Stark家,來關心Tony到底有多忙......

   可以忙到忙到忘了生理上的疲勞、忘了腸胃在抗議、忘了打電話跟另一半取消晚餐約會,一直待在那只有Jarvis的機械聲、冰冷的機器和空調的空間那麼久。

    「Stark── Mr. Stark──」一打開門,Steve在空盪的客廳裡叫著,通常表達不悅時不會有什麼大動作,只是會變得生疏有禮。

    明知道Tony人在研究室,Steve仍還是走到每個房間打開門,找尋著Tony的蹤跡,最後才走進書房,他的手指在牆上的透明鍵盤上按著某串數字,齒輪運作的聲音響起,厚重的原木書櫃緩緩往一旁移動。

   Steve深吸了口氣,在書櫃開成一個成年人可以進去的入口後,便進去書櫃後的房間。

   果不其人,Steve一下子就看到自己熟悉的男人,頭頂對著自己,臉埋進機器人的身體裡橋主機板時,他壓低音量,正要喊對方時,對方截斷了他的話。

   「Steve,再等我一下,一下子就好了。」Tony抬起頭,打開護目鏡對著Steve說。

   「你早知道我來了,卻還是在這裡......?」

   「Jarvis通知我你來了,我知道你會來找我,我當然還是在這裡。」Tony挑眉,不覺得這哪裡有錯。

    反正Steve知道自己一定在研究室,一定會來找自己,他不覺得自己需要放下手邊的工作,去招呼Steve。

   「Tony,這不是重點......你知道自己忘了什麼嗎?」

   「晚餐嗎?我記得,不過時間還沒到不是?」

   「已經過了快一小時了。」

   「不能怪我,Jarvis沒通知我。」Tony皺起眉,知道一板一眼的Steve對於遲到這件事肯定不會很高興,他按了按耳後的機器,「Jarvis?時間到了怎麼沒通知我?」

    「Sorry, Sir...我忘記了今天你和Mr. Rogers有約。」

   Jarvis說著抱歉,但口氣卻不怎麼抱歉的感覺,讓Tony覺得很奇怪,但想想Jarvis本來就不太可能有情感的起伏,認為一切只是自己想太多。

    「你不能將錯怪給Jarvis,如果你覺得重要,你就會記住。」Steve擰起眉,覺得這不是藉口。

    「OK,那我們現在去吃飯,嗯哼?結果還是一樣,Perfact!走吧!吃飯。」

   Tony自顧自的的說,拿掉手套、護目鏡,推著Steve的背往出口的方向走去。

    「Stark,重點不是結果一樣,而是你自己該記住,不是什麼都丟給Jarvis去記。」 

   Steve不想想太多,只能告訴自己即使現在科技發達,能靠自己還是得靠自己,尤其在最近Jarvis這AI管家總是忘記Tony和自己的行程後,他認為Tony更該自己記住。

     「好了好了,少像一個老人一樣一直碎念著同件事,重點是結果一樣不是嗎?」Tony和Steve的聲音漸漸遠去,直到偽裝成書櫃的門關上,才完全消失。

 

    「Sorry, Mr. Rogers.」空蕩、冰冷的研究室環繞著Jarvis那意味不明的道歉聲。

    

The End

盾鐵,The red eyes,03

CP:Steve X Tony

設定:隊長消失


※ 

    Tony的焦慮症又發作了,他睡不著,他可以整天拿著扳手、帶著護目鏡就這麼埋首在研究室敲敲打打,製作一堆不知道是什麼的小玩意兒,或者對著那紅色能源發呆,等Banner早上到他家時,在一起去測試紅色能源的γ值到底哪裡有異常之處,他相當確定一切不對來自於這東西。

    他沒日沒夜的研究,當Jarvis警告他的身體無法負荷才會停止,Tony此時小瞇一會兒,然後不到10分鐘又驚醒。

    他不敢睡太久,他深怕一覺醒來不只再是全世界忘記Steve,連他也忘記。

    所以當他醒來、或者看到太陽升起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打給所有復仇者們電話。

    『Do you knowSteve Rogers?』

    大家一開始都體諒他,但時間一久再也無法有耐性的回答他。

    在Steve消失後,復仇者某次週期性的聚會,Natasha爆發了,她受不了每天清晨有個人像瘋子一樣狂call電話的模式,在這麼下去一個月,她一定會半夜潛進Tony的新家,暗殺對方。

    「Enough,Stark.」Natasha獨特的女性低嗓對著Tony吼著,「你每天這麼問有什麼用?當有天我們反問你"Steve? Whois he?"難道你會比較好受?」

    Tony挑起眉,清了清嗓子,用著相當禮貌的口吻,卻相當不搭的直白字句反問Natasha,「那麼難道我要什麼都不做,等著我們忘記那個堪稱活化石的傢伙消失在我們之間嗎?」

    「Natasha不是那個意思,而是現在我們得有更重要的事去做。」Fury開口,將手中準備許久的數據丟到Tony面前。

    「這要做什麼?」Tony拿起來翻開,只看到一堆中東地區的戰爭。

    「中東那邊出現一個強悍的傢伙,不論派系,只要是領導人都會被這傢伙幹掉。」

    「嗯哼?」Tony不是很有興趣的翻閱著,腦中在想著該怎麼擺脫這和Steve消失毫無關係的會議,回到他的研究室為尋找Steve繼續努力。

    「那傢伙我們懷疑參加過超級士兵的計畫。」

    「少說笑,當初活下來的僅有Steve一個人。」Tony裡直氣壯的反駁,認合Fury的話根本是無稽之談,但看到周遭的人都安靜了下來,本來還想意放厥詞的他閉上了嘴。

    「那Winter Soldier呢?不能相信官方的資料,太多東西被埋在陰影之下,很多東西都是有可能的。」

    「所以呢?你告訴我這個要做什麼?去解決這傢伙?這傢伙身上會有Steve的情報嗎?」

   Tony清楚Fury特地告訴他,就是要他去處理這件麻煩事。

    「也許是血清本身就有問題,可以從這個人身上下手。」Banner拿下眼鏡,擦拭鏡片。

   「不可能,那不會到全世界都將Steve當成不存在的地步。」Tony咬牙切齒,「這件事絕對是Loki在搞鬼,利用魔法什麼的!」

    「不試怎麼知道?我們任何可能都不可以放過。」Fury看到Tony移開目光,知道對方妥協了,只是因為自尊問題才這種態度,他將資料全部攤在玻璃桌面上,按下手中的遙控,空中出現更多的數據及照片。

    「Tony,金髮紅眼這是他的特徵,但大多時間他整張臉都是包住的,只露出顯目的紅色眼睛,你得記住他的眼睛並不像棕紅那種瞳色,他的瞳色相當詭異,如果可以的話,直接想像成德古拉的眼睛我認為會比較恰當……」Natasha接下Fury手中的遙控器,對著Tony開始解釋。

   一切的談話在螢幕從一堆數據中,換成一張僅有紅眼露出的蒙臉照結束。

   

   「I’ll catch you, Red eyes guy.」Tony小聲的說著,詭異的是他的表情、他的語調,想念的情緒竟然大於急著找到Steve相關的證據。

    

   

to be continue

盾鐵,神經錯亂。

    談戀愛無非就是許多本來一個人去完成的事,變成兩個人去完成,並且在適當的時機,加上點甜言蜜語。

    這樣談戀愛模式,對大多數相愛的兩人來說都相當的簡單,但這多數人從不曾包括SteveRoger。

    骨子裡住著97歲靈魂的Steve不知道是不是他那年代的保守因子多多少少在作祟的關係,情場上一向得意的Tony只要對上他,連討個吻都變得困難。

    外人眼中的Tony和Steve,一個輕浮、一個嚴謹,兩人走在一起時,周遭的人都相當驚訝,連當事人Tony也是。

   Tony想知道自己當初是哪條神經接錯,明明站在他旁邊的應該是會撒嬌、懂得玩笑的女人,不是一個不懂玩笑話,只會認真問你為什麼、積極步上時代腳步,幾近像張白紙的男人。

    撇開Steve是個男人,Steve也不是Tony自認會喜歡的類型,Tony想不出任何一個可以解釋的合理理由。

    塗個新鮮感?那會需要道犧牲他原有的夜生活嗎?一向是伴侶遷就他,他很少牽就伴侶的......

    他心裡雖然是這麼碎念著,但........今晚站在Steve Roger的新公寓門口的他,可是一點不滿都沒有。

    Tony推開厚重的公寓大門,皮鞋態在磁磚上發出了搭搭聲響。

    他......到底哪天才可以導正那條接錯的神經?

 

    ※ 

 

    抵達Steve所居住的樓層,Tony沒有多想,手指便按上入眼的第一戶人家的門鈴。

    在等待門打開的這段期間,Tony想著Steve這時間可能會做的事,在廚房煮簡單的飯菜當晚餐?不熟練的用著電腦Google不懂的詞彙?將新奇的東西記載在那本小小行事曆上?還是關在房間裡打沙包練拳擊?......Tony只能想到這麼多,畢竟Steve的生活一向有條有理,脫離不了沒情趣的形容。

    厚重的公寓銅門打了開。

    「Steve,你......」

    「請問有什麼事嗎?」

   Tony的聲音,被打開門的金髮女人的問句,硬生生的截斷。\

    女人在Steve家這個事實,這根本不在Tony剛剛所想的範圍內,所以反應一向極佳的他,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只能愣愣的看著眼前這金髮女人。

   「請問有什麼事嗎?」金髮女人怕Tony沒聽清楚,重複再說一次。

    「呃......我找Steve Roger。」Tony有些困窘的往後退了一步。

    回神過來後的他,腦袋快速運轉,想著各種可能,來解釋這女人的存在。

    「Mr. Ronger?sorry,那麼你按錯門鈴了。」金髮女人手指向樓梯口那的門,笑笑的說,「他住在那戶。」

    「謝謝!」Tony禮貌性的一笑,轉身便快步走向女人指的那扇門,完全沒聽到金髮女人在關上門前的自言自語......

    「Iron man and America captain?復仇者們有那麼要好......」

 

    ※

 

   Steve打開門後,看到是Tony,湛藍的雙眼微微瞪大。

    他以維剛搬完家,Tony會再晚個幾天才來拜訪。

    「Tony...」Steve開口正想問今晚對方怎麼來了,但他的話被Tony給截斷。

    「你怎麼沒有說你的新家不是單層的?」

    Tony直接推開愣在門口的Steve走進屋子,但不忘反手將大門關上。

    但他給了Steve問句,卻沒有給對方任何回話的時間,滔滔不絕的繼續唸下去。

    「不是住單層的,根本沒辦法保有隱私,你到底有沒有你是美國公眾人物的自覺?這就算了,日後發生問題也是你的問題,根本不干我的事。」Tony將自己跌近Steve剛買的柔軟沙發裡,雙手環臂,皺著眉,一雙褐色雙眸瞪著一臉莫名其妙的Steve。

   Steve以為Tony的碎唸告一段落了,正要開口回答Tony那些奇怪的問題時,Tony再度截斷他的話。

    「你怎麼沒有說你隔壁住的是個女孩子?看她身上的衣服,還是男人們最好的幻想對象護士,你卻什麼都沒說,只說了一句你搬家了,好像這件事是屬於你的秘密一樣,不該告訴我……」Tony持續在唸,話題不再像剛剛一樣鬼打牆般,毫無重點,再怎麼遲鈍的Steve此時也感受到Tony所在意的是什麼。

    Steve坐在Tony對面的單人沙發,直勾勾地看著Tony發洩著不滿,或者更貼切點……是吃醋才對。

    過了段時間,Tony從Steve一開始的無從回應,變成安靜的看自己,唇角還為微地上揚、淺淺地微笑著,他才驚覺不對。

    他整個行為根本就像以往他覺得女人最難看的行為……忌妒。

    他不是一時神經接錯,才和Steve走在一起,根本是只要對上Steve Ronger這個人,他整個人都不對。

    「Tony,她沒什麼。」Steve一字一句的緩緩說,「她是神盾局的人,負責監視而已,沒什麼好擔心的,我才沒說。」

   Tony無聲的仰頭嘆了口氣,恨不得忘記剛剛的所有,當作一切皆沒發生。

   Steve這傢伙該反應快時不反應,不希望有反應時,反應特別快,搞什麼啊? 

   Tony尷尬的乾咳幾聲,撇撇嘴,看似沒有很在意的說,「你別想太多,我並沒有擔心,只是在了解你住家附近每個人的身家背景而已,不然你出事了,還得花時間叫Jarvis查閱,沒辦法即時過濾不必要的資料,對我來說很困擾。」

    「那麼Mr. Stark要不要來杯可樂?」Steve和Tony相處了有段時間,他相當聰明不該繼續在這打轉,不然等等Tony惱羞成怒,事情只會更糟糕。

    「可樂?你因為一杯可樂打斷我說話?」

    「Ah......Calm down.」

   Steve錯了,不管怎樣現在的Tony都會惱羞成怒,他猜想Tony是對身為男人的自己來說,居然會有忌妒的行為存在,而感到丟臉才如此。

    「Captain,麻煩請過來一下。」

    「?」縱使Steve有再多疑問,面對此時毫無理智的戀人,他也只能乖乖離開沙發,走向戀人。

    兩人之間的距離僅剩半步之遠時,Tony的手揪住Steve的衣領,不顧可能弄壞對方衣服的纖維,一把將Steve扯向自己懷裡,粗魯的吻上對方的唇。

    粗暴這個字,這對一向溫柔善待另一半唇瓣的Tony來說,可是相當難得一見的。

    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對方性別和以往伴侶不同,對待方式有所改變就是。

    「用你貧乏的腦袋記住,不准讓隔壁那女人這樣對你。」

    「Tony,我是不懂許多新知識,不代表我不懂感情上道德倫理這方面。」

   Steve說完,換他主動吻上Tony的唇,不同於Tony的是,他相當的溫柔、細細的吻著對方的唇。

    一向被動的America Captain,今天居然反過來?Tony相當驚愕,但很快的陶醉其中。

    是誰關了燈?誰的V領襯衫掛在沙發上?誰的褲子散落在地上?沒人知道。

 

    神經接錯?心上人當前,誰不是?

 

                                                       The End


盾鐵,Sick Head.

美國隊長2 劇透有


※ 


 是朋友同時的也是家人,Bucky對Steve來說就是這樣的存在。

    所以在完成了任務,他不會再對自己的兄弟動手,儘管Bucky用盡全力將他往死理打,他還是不動手。

    母鑑一個爆炸,將Steve震下去,墮入混濁、不見底的河中,他在墮入前想著的,模糊的視線看到了Bucky那帶血的惱怒臉上,還混雜了淚水。

   Bucky一定滿滿問號,不懂為什麼他這麼做吧?

    空中的空氣相當稀薄,Steve的腦袋一片混亂,這時他腦中想起Tony對他的嘲諷,他勾起了唇角,露出了像笨蛋般的笑容。

    反正已經和任務不衝突了,堅持自己的信念沒有錯,Tony根本什麼都不懂,只會不停的碎碎唸,完全忘記少了鋼鐵的自己,他只要一拳過去,Tony根本無法保護自己。

    反正當最後一次笨蛋了,但他真想聽到Tony像機械般劈哩啪啦就可以唸一那串的嘲諷聲。

    『咚』重力加速度,落入水裡的疼痛感Steve幾乎感覺不到,他只覺得好累、好累,好像閉上眼睛就可以逃過這一切不適,漸漸的他放鬆全身的肌肉,任自己往下沉去。

 

    ※

 

    Steve從醫院出來有段日子,獵鷹回去教書,但離開前獵鷹Sam留下一句……

    「需要我時,歡迎隨時找我,Captain.」

    獵鷹便回歸本來的生活。

   Steve坐在沙發上,看著這完全稱不上一點溫暖的客廳,想著正式墮入昏迷前的記憶……

    疼痛感讓他意識模糊不清、髒汙的河水使他無法看清誰抓住他手臂,並將他往河面上拉,這些都根本不用眼睛去證實,他都知道是誰做的。

    是Bucky,他的朋友、他的家人。

   Bucky恢復記憶了?並且恢復自由之深了吧?畢竟九頭蛇已經失去對他的掌控權……可是這次真的徹底殲滅九頭蛇了嗎?Bucky那麼強大的人,會又被抓回去吧?

    「你騎著你那台根本過氣的機車來找我做什麼?需要裝噴射引擎讓你飛?還是因為這次從樓下摔下來,讓你認清光靠肉體是沒用的,想倚賴高科技幫你裝對翅膀?」Tony從吧台走出來,手中僅拿一杯裝著紅酒的高腳杯,並沒有要多倒給Steve的意思。

    Steve從自己思緒中回神,碧藍的雙眼看著Tony。

    「只是突然想見你。」反正說謊還是會被看穿,不如直接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還比較容易。

    恰巧在品味紅酒的Tony,喉嚨就這麼嗆到,嘴中的那口整個不優雅的噴出,他趕緊放下手中的杯子,一邊瞪著坐在沙發上一臉莫名其妙看著自己的Steve,一邊拍著自己的胸口,等待嗆到的不適感過去。

    「你還好吧?好好的怎麼突然嗆到?」Steve皺著眉頭,認真的問Tony。

    「你才好好的幹嘛說出這種被人聽到會誤會的話!」Tony按耐住喉頭又湧上的癢感,用快的速度罵Steve,又開始咳。

    「我並不覺得哪裡有問題。」

    「對,因為有問題的是你被冰封太久的腦袋,你當然不覺得你有問題。」Tony冷哼一聲,拿出口袋裡的手機,按下快捷鑑的打給秘書。

    「馬上幫我安排醫生,還要腦神經方面的權威……不……不是我生病,是我現在這裡有個大個子腦袋出了問題……Captain?對,就是那Fool!安排的越快越好。」Tony快速的交代完,便瞪向Steve。

    「別說我對你不好,我這個人也算是有點道義的,看在一點薄弱的交情上,我會幫你安排最好的醫生來為你那顆冰封好幾十年的腦袋做最好的檢查,並且給予比神盾局的團隊最詳細的評估。」

    Tony講話的速度相當快,Steve有幾度跟不上Tony的思緒,但還是勉強的抓到幾個關鍵字。

    「不需要,我根本沒問題。」

    「你覺得你不需要是因為你根本不覺得自己有問題,卻不知道自己早就已經出現問題,在問題擴大,造成我以外的人困擾前,你必須檢查。」

     「I’m fine.」

     「No!」毫不給Steve有更多辯解的機會,Tony拿起放在桌上的高腳杯,快步走回臥室,「在帶你去之前,我先去換件衣服,不要想給我逃脫,就算靠你一身肌肉的爆發力,也抵不過Stark的科技。」

    Steve覺得Tony完全無理,但他只能看著遠去的背影,乖乖坐在沙發上。

    雖然在昏迷前,Steve確實想念Tony的漫罵甚至無理,但真的被罵了,Steve整個覺得莫名其妙,心情還很不好,他認真覺得他在那剎那肯定是腦袋真的壞了,才會想念Tony。

    真的壞了。

 

The end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