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Gradence/暗巷組] Drowning in your eyes 小說 海外印量調查

[印量調查]Drowning in your eyes [R18]小說 海外印量調查

CP:Gradence / 暗巷組 

※成人向。



印量調查連結:


故事發生地點:英國
Credence搭上與Newt同艘船,一起前往了英國。。
Graves被救出沒多久,因為主席的一句話,也離開美國前往英國。

試閱: http://yajhan.lofter.com/tag/Drowning in your eye

--------------------------------------------------------------------------------
作者:仙貝Reya https://www.plurk.com/YaJhan 
封面:芭娜娜 https://www.plurk.com/hotaru86


字數暫定: 兩萬三
價格暫定:NT-150
A5 / 橫排 / 左翻




【Gredence/暗巷]Papercut.(完)

CP:Graves X Credence



  海上的風很大,縮坐在甲板一角的Credence帽子差一點被吹走,好險Credence即時抓住帽緣,不然他就損失了貼唯一頂帽子。

    可是拯救帽子的代價便是海風將他整齊的頭髮吹得凌亂不堪。

    他將帽子抱在懷中,另一手整理著頭髮。

    Credence習慣性舔著乾澀的唇瓣,這動作讓他無預警的嚐到海風打在臉上的鹹味,他眉毛皺了一下,很快地撫平,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的看著海面。

    海面在風吹過時,掀起一層疊一層的淡色波瀾,海鳥趁那時飛向海面覓食。

    Credence靜靜地看這一再重複的景象,不知不覺溫和頂陽光悄悄地變成昏黃色,少了陽光的海風有了些寒意,海鳥飛回船上,兩三隻,兩三隻的縮在甲板一角準備休息,Credence伸長手輕輕地戳了幾下毛茸茸頂鳥後,就收回了手。

    又一陣風吹過,Credence皺了皺鼻子,打了個噴嚏,在打算穿上早些時候脫掉的外套時,有雙腳映入了他眼中。

    眼前的人穿著雙價值不菲的短靴,以及一件長及膝的大衣,熟悉的裝扮,Credence不用抬頭確認,也知道這雙腳的主人是誰。

    他不發一語的低著頭,假裝自己什麼都沒看到,可捏著帽緣的手不斷顫抖,早誠實的告訴對方,他在逃避這件事。

    這樣的行為很愚蠢,Credence自己也知道,但此時的他腦袋一片空白,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讓他又愛又恨的人。

    吸入鼻腔的冷空氣,讓Credence又打了個噴嚏,這時他眼角餘光看到對方走向了自己一步,還沒來得及反應,下秒他便感覺到有點重量的衣服披在自己背上。

    Credence訝異的抬起頭,「Mr. Graves……」

    「Are you Okay?Credence.」Graves勾起唇角,淺淺的笑,輕聲問候。

    Graves的這聲問候,一時時間錯亂,以為時光倒退回那個與對方初次見面的午後。

    那天出門發新賽興復倫會的傳單時,他無意間又惹養母生氣難過,可因為趕著出門,養母並沒有懲罰他,可養母輕柔的口吻一再說著他有多令人失望,讓他難受的想哭。

    他抱著傳單,邊忍住想哭的衝動,邊走向國會大廈。

    抵達時他並沒有和以往一樣認真發傳單,他找了個位置坐下,看著街道來來往往的人發呆。 

    他沒有注意到時間的流逝,一直到天氣有些轉涼,他打了個噴嚏,才發現太陽要落下了。

    這噴嚏讓他得到了件大衣,他錯愕的抬起頭,茫然的看著眼前的Graves,當然那時他並不知道對方的姓名,只當對方是位地位不凡的好心人,然後想著對方是不是觀察了自己許久。

    「Are you Okay?」那時的Graves也對他問了同樣的話,只是少了名字。

    突然地Graves濃眉皺起,他注意到了是因為自家懷中的傳單,才影響了對方的情緒。

    Graves伸手想拿傳單,看清楚上頭的內容,他直覺不能讓Graves拿,在對方抽走傳單的剎那,出力抓住紙緣,卻被紙張劃傷。

    Credence並沒有陷入回憶太久,可腦中卻浮出對方在不久之前對抬說的譏諷話語,他半瞇起雙眼,看著抿著唇不發一語的Graves。

    看似無害的單薄紙張都能在皮膚上劃出一道血痕,無形的話語當然也能在  心上刻出一道傷痕。

    不想再受到傷害的Credence,在Graves伸手妄想摸上他的頭時,狠下心拒絕心中的渴望,撇開頭,用無聲抗拒眼前這仍可影響他的男人。

    Credence的閃躲以及不回應,一切都在Graves的預料之中,可真的面對時,心裡還是不好受。

    Graves握了又握摸空的手,扯起唇角,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

    他看著Credence的蒼白的側臉,他不知道該怎麼辦。

    明明傷害Credence的是冒用他臉皮的人,他卻得承擔這種後果,根本不公平。

    在面對敵人和各種安全問題食,他聰明的腦袋都能很快的反應,給予最適當的應對方法,可在面對Credence時,他聰明的腦袋卻不管用了。

    他該跟Credence解釋一切嗎?可想到美國現在的局勢並不如英國來得友善,加上他也不是擅於解釋的人,他聳聳肩,決定什麼都不說。

    雖然他更怕的其實是如果Credence不相信他所說的,怎麼辦?

    「Credence......」Graves試著喚了Credence一聲,確定對方有在聽後, 他用著叮嚀般的口吻接著說,「英國的天氣一向很糟,在你還沒學會運用魔法時,記得隨身帶傘。」

   Graves的話一說完,一把傘就映入了Credence的視線中,他錯愕的抬起頭看向Graves。

   「Credence,記得街角轉彎處,下午的麵包攤飯嗎?」

    Graves這突然的一句,在Credence摸不著頭緒,可卻想到了那段日子午後的時光。

   甜點麵包對Credence來說是奢侈的,偶爾得到一小塊餅乾都能讓Credence高興上一整天,但這種時候並不多就是。

   也許是他看著麵包攤車的眼神太過渴望,不知道哪時開始,每天午後Graves總是拿著裝有熱呼呼麵包的紙袋給他。

   這一切卻在Graves坦承巫師身分後,就不再有了。

   他的午後不再有麵包、和煦的陽光也被烏雲給替代,Graves只在意他有沒有認真找尋線所,不再在意他快不快樂。

   Credence好像知道什麼般,突然地睜大雙眼,眨也不眨的看著眼前的Graves,輕聲開口叫喚今天所說的第二句話,「Mr.Graves……」

   Graves勾起唇角,他單腳跪在地板上,與Credence平視互望,這次他伸出手撫摸對方頭髮的動作,沒有被對方躲掉。

   他放下了手中的傘,將領子上鑲著綠寶石的蠍子領針拆了下來,放在Credence手中後,反手包覆了Credence的手,阻止了對方想還自己的動作。

   「這不是要給你的,你得還我,Credence.」Graves看著一臉疑惑的Credence,他

笑了笑,接著說,「下次你回美國時,記得帶著這個,我就知道你回來了,我會親自去找你,好嗎?」

   「我......我以為Mr. Graves也要去英國......」Credence小聲的說。

   他是真得這麼以為的,不然他不覺得Graves會為了自己上這艘船,一定還有其他的動機才是。

   Graves搖搖頭,「很抱歉Credence,我只是來送你的,我沒辦法離開太久。」

   時間快到了,他得趕緊離開。

   現在美國和莫魔的緊張關係,加上抓到了Grindelwald,得防範他的追隨者不斷的突襲。

   「Credence,我期待下次見面,你可以成為一位優秀的巫師,Mr. Scamander是位特立獨行,又強悍的巫師,你可以從他身上學到很多的。」Graves鬆開了握住Credence的手,站了起來。

   「那大衣呢?大衣也是下次見面還你嗎?Mr. Graves.」Credence仰頭看著Graves,聲音有些急躁。

   「也是。」

   Graves轉身裝做沒看到Credence渴望一起回美國的眼神,他看向甲板上另一端的褐髮男人,禮貌的點頭示意,趁沒一般人類注意時,握住褲子口袋裡的魔杖,輕微動了下,便消失在甲板上。

   Graves很快的便出現在他魔國會的辦公室內,他看著站在他辦公桌前的女下屬。

   「Mr. Graves sir......」Tina整了整她帽子的方向。

   「走吧,我們得去找主席了。」Graves整了整衣領,轉身準備直接上樓找主席。

   「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Mr. Graves sir.」Tina看著Graves的背影,鼓起勇氣大聲詢問。

   「嗯?」

   「您的領針似乎丟了一只?」Tina皺起眉,擔心的問。

   畢竟從她認識Graves開始,那對領針一直都在,有次才意外得知那算是Graves家很重要的東西,所以對於不見一只,還不見Graves焦急這件事,感到相當訝異。

   Graves勾起唇角,微微回頭看向Tina,「不是丟了,是給人了。」

   「是給很重要的人吧?」Tina也跟著勾起唇角,笑笑溫柔的問。

   「嗯哼,Ms. Goldstein妳現在問的已經超過一個問題了。」Graves笑笑的轉頭,打開了辦公室門。

   雖然Graves並沒有回答Tina的問題,可她從對方的表情上也可以得知答案,她回答了聲「是」後,趕緊跟上上司的步伐,一同上樓。

 

The End


後記:這是噗浪Lyu的點文

終於寫完了!

EXO是我的治癒泉源,最進快瘋了。

[Gradence / 暗巷] 隨筆20170309 (H有)

CP:Graves X Credence


因涉有XX(?) 外貼連結


連結>這裡


THE END


希望大家喜歡!

[暗巷/Gradence]Good night (完)

還噗浪點文的債


CP:Graves X Credence


    燭火搖曳的安靜大廳,突然地大門被打了開,而掛在一旁的油燈也瞬間亮起,點亮了昏暗的玄關。

    房子的主人一走進家門,大門便自動關上還落了鎖。

    Graves脫下厚重的外袍,他脫下後,手指輕輕一揮,外袍就飛去門口處的衣帽架自己掛好。

    他半瞇著雙眼,邊緩步走向客廳,邊解開襯衫的第一顆鈕釦,他扭了扭脖子,想讓緊繃一整天的肌肉稍稍放鬆。

    最近為了魔法界和莫魔之間以及黑魔法亂竄的問題,身為安全部部長的他每天都四處奔波,已經很久沒進家門了。

    Graves手指輕輕一勾,酒櫃裡的玻璃杯和酒瓶自動地擺好在客廳的桌子上,他滿意地勾起唇角,準備坐在沙發上好好喝杯酒解悶時,他看見了縮在沙發上睡著的少年。

    Credence?要叫他起床嗎?

    Graves皺起眉頭,看著沒蓋任何保暖被子的Credence,他大掌一揮,房中的毯子立即出現在他手上,他輕輕地蓋在Credence的身上後,輕輕地拍了拍Credence的肩膀。

    Credence發出了被吵醒的嗚耶聲,皺了皺鼻子,半睜開雙眼看著眼前不清楚的人影,他揉了揉眼睛後,才看清楚眼前是他等了一整夜的Graves,他漾開唇角的笑,輕聲的說,「Mr. Graves.……?」

    「Credence,這裡會冷,回房間睡覺,好嗎?」

    Credence從沙發上爬起坐著,他看著Graves,小聲的詢問,「Mr. Graves也會回去休息嗎?」

    聽到Credence的問句,Graves眼尾餘光瞥了下桌上的酒,再看了看眼前一臉執意得到答案的Credence。

    「Credence,你先上樓,等等我處理完事情就會上樓。」

    「Mr. Graves……」Credence本來猶豫該不該說出口的話,在看到Graves充滿血絲的雙眼後,他深吸了口氣,開口說,「不能晚點處理嗎?Mr.Graves……」

    突然地桌上出現一封信打斷了Credence的話,Graves看著桌上的信件,明白這封是緊急密件,就算他剛回到家,累得只想喝酒休息,還是得打開來看。

    「Credence?」Graves邊拿起信件,邊示意Credence繼續說他未說完的話。

    Credence搖搖頭,他抿著唇看著Graves撕開信件後,瞬間變得難看的表情。

    Graves咬了咬下嘴唇,一個彈指,剛掛在衣帽架上的外袍便飛了過來,Graves直接套了上。

    他看著一臉擔憂的Credence,應該在客廳睡了好幾夜,可是沒有習慣去解釋自己的所有行為的Graves,在猶豫了下後,還是決定不做任何解釋。

    「上樓睡覺,Credence。」他伸手摸了摸Credence的緊咬的唇,示意對方別再咬了。

    Credence聽話的鬆口的嘴唇,眨眼看著Graves。

    被這麼一雙眼盯著的Graves,看了看手中的信件,再看了看Credence。

    再怎麼說名義上他是Credence的監護人,不該讓少年擔心自己的,不給對方解釋,至少給予承諾。

    Graves猶豫了下後,深吸了口氣,說,「Credence,你先上樓,明早等著我回來好嗎?」

    Credence低頭看著Graves踩在地毯上的黑色皮靴,他揪著對方蓋在他身上的毯子,小聲的問,「Mr. Graves會安全的回來嗎?」

    「會的,所以你好好睡上一覺,我希望明天一早回來可以看到你精神滿滿的在餐桌上跟我說聲Goodmorning。」

    Credence沒有說話,他抬起頭看著Graves用力的點頭。

    Graves摸了幾下Credence的頭後,說了聲Goodnight,便走到玄關處,直接消影離開家。

    Credence看向已經沒有人在的玄關處,摸著還殘有Graves手掌餘溫的頭,小聲的說,「Good night。」    


The end


結果我BGM 是Super junior的This is love 超詭異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