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盾鐵 / Stony] Every Breath You Take,03

警告:有蜘蛛人劇透

章節: 01  02


CP:Steve X Tony




   辦公室牆後是通往實驗室的通道,Tony沒有多久便走到實驗室門口,他動作迅速的在門上的密碼鎖上輸入一連串數字,再透過虹膜感應,開起了實驗室的門。

   實驗室內許多儀器都仍在運作,Tony聽著規律的機械運轉聲,這讓他焦躁的心情稍稍平復了些。

   可能平常工作的關係,沒有這些齒輪轉動的聲音,反而讓Tony無法認真投入。

   這樣的習慣當初Steve發現時,Steve勾起唇角,笑著說,「需要我說點話,讓你更專心嗎?」

   Tony記得那時的他給了Steve一個白眼,「你一個那麼大的人光待在那,我就不能專心了,所以閉上你的嘴巴,不然就離開這,Captain。」

   他眼尾餘光瞥見角堆著一部份從紐約搬來後,就沒有再動的物品。

   Tony移開視線,看向螢幕上的在跑的數據,便走過去叫出鍵盤,開始研究外星物質的數據。

   他一下拿了電棒戳了下浮在半空中金屬、一下拆開鋼鐵手,重組裡頭的主機版、一下又回到螢幕前,快速的打著程式碼,加強裝備的功能......他讓自己很忙很忙,忙得忘記時間。

   在事情都做完,完全找不到事情做時,Tony攤在椅子上,轉著椅子仰望著充滿金屬光澤的天花板。

   轉呀轉呀,轉得頭開始暈後,Tony才停下了動作,小聲的補了句髒話,「Shit.」

   他閉起雙眼,揉了揉太陽穴,緩和暈眩的症狀,等待舒緩些後,他一張開雙眼,視線就對向堆積在角落的物品。

   Tony舌頭舔著上唇,呆望了那些東西許久,他才從桌上拿了支拔釘器,離開椅子走了過去。

   他仔細的看著木箱上的流水號和名稱,在找到CaptainAmerica的字後,他撬開了木箱,裡頭放的是美國隊長的盾牌。

   被封在玻璃櫃的泛合金盾牌,金屬表面相當完好,並沒有留下任何的刮痕以及磨痕在上面。

   Tony解開了密碼鎖,將玻璃櫃打了開,手輕輕地撫摸盾牌的冰涼表面。

   明明那時說過Steve根本不配擁有,他卻還是將它修好了,還在物品名稱上寫上CaptainAmerica,他在搞什麼。

   想到Steve和Bucky兩人離開的話麵,他一拳打在中間的星星上,但很快的他就後悔做出這動作。

   「Oh Shit!」

   Tony跳了起來,邊甩手邊罵髒話,在這時Vision的聲音在他腦中響起。

   「Mr. Stark,已經到了用餐時間,Captain在等你一起用餐。」

   「告訴他,那他可以不用吃了,我不會出去,反正一餐不吃也不會有事,他就慢慢等我出去吧。」手痛的不爽感,讓Tony只想任性的說話。

   「Mr. Stark......我需要這樣完整的轉述給Captain?」Vision的聲音有些遲疑。

   Tony沉默了一下,他抹了抹臉,瞪著天花板,「我等等就出去。」

 

TBC.

盾鐵,I'm your lover not your kid.

 「很多事情不是你那顆凍過頭的腦袋可以想通的,正義、正義,不是口中喊著正義,用你所謂正派的行為便可以捍衛的。」Tony挑起單邊眉,有些挑釁的看著Steve。

    「我不是三歲孩子,這些道理我都懂。」Steve沒有像Tony一樣能言善舞,他僅是皺著眉頭,用著無奈的眼神看著Tony。

    Tony嘖了聲,雙手環臂撇開視線,不想看到Steve那張讓他火大的表情。

    年紀的差距有些多的戀人,溝通不良是在所難免的。

    只不過Tony和Steve比他人還要更頻繁就是,可能也是他們比一般戀人所差距的年齡更多、家庭、時代背景……還有其他更多更多的理由,讓他們總是為了一些千奇百怪的理由而爭執。

    這次爭執的起因,不過是兩人看戰爭電影看到最後,因為感想的問題而產生的無聊爭執。

   Tony早就習慣他們這種相處模式,畢竟兩人的價值觀真的差距太大,只是他永遠無法習慣的是,每當爭執時Steve用那雙湛藍的眼、無奈看著他的神情。

    那種眼神彷彿只是將他當成故友的孩子,然後正在無理取鬧一般看待,一點也沒將他當成戀人。

    「Stark......」Steve尾音微揚,「別鬧脾氣,我看過的戰場、經歷過的鬥爭比你還要多,相當清楚怎樣做比較好。」

    「在你沉睡的這段期間,我看的也不比你少,Captain.」Tony扯扯唇角,不以為意的說。

   Steve輕輕嘆了口氣,舔了下乾澀的唇瓣,「我們不該為了一部影片而爭吵,這不值得。」

    「我以為這是理性溝通。」Tony瞥了Steve一眼,又將目光放回電視上。

   Steve深吸一口氣,將頭靠在Tony肩上,Tony瞪大眼,轉頭看著Steve頭頂上金色髮旋。

   Steve很難會主動做出這種親密的舉動,這讓Tony相當驚訝。

    「如果是理性溝通,是不需要這麼尖銳的語氣的。」Steve輕聲說,「Tony,我尊重你的想法,但我也希望你可以仔細聽聽我的想法,有時候你認為太過保守的做法,也只是……」

    「也還是很老派的做法。」Tony因為Steve得靠近呼吸變得有些急促,他鼻子輕哼了聲,微揚起頭,假裝自己根本不在意。

    Steve抬起頭,有力的雙手輕輕的捧住Tony的臉,鼻尖輕靠在對方鼻尖上,「也只是怕你受傷,我不希望我身邊的人受到傷害。」

    「夠了……我根本不需要你的保護,把我當小孩子嗎?我最討厭你這自以為長輩的態度。」

    Tony想推開Steve,無奈對上美國大兵,他的力氣根本派不上什麼用場。

    「不是自以為你長輩,而是本來就是。」Steve堅定的藍眼看著Tony的褐色雙眸,在Tony準備發難時,他吞了好幾口口水,帶著微啞的嗓音說,「但我更是不希望你受任何傷害的……另一伴。」

    Steve難為情的說完,耳根子明顯的泛紅,一直發出無意義的「Ah......」,顯然不知道該怎麼繼續接話才好。

    Tony眼珠子轉了一圈,Steve的話在他腦海裡已經重複了好幾次。

    他不可能改變Steve不把他當晚輩的心情,畢竟年齡和輩份的隔閡就在那,根本不是說無視就可以無視的,至少對方還清楚知道他們的關係,這其實就夠了。

    他咳了聲,輕輕吻上Steve的唇,但很快的就離開。扯起一邊的唇角,用著有些玩味的口吻回答還在支吾的Steve。

 

    「Yes, Sir...... My Captain.」


The End



好久沒打了,希望不會生疏!

盾鐵的The red eyes會緩緩,因為想先趕2月的稿子 



盾鐵,神經錯亂。

    談戀愛無非就是許多本來一個人去完成的事,變成兩個人去完成,並且在適當的時機,加上點甜言蜜語。

    這樣談戀愛模式,對大多數相愛的兩人來說都相當的簡單,但這多數人從不曾包括SteveRoger。

    骨子裡住著97歲靈魂的Steve不知道是不是他那年代的保守因子多多少少在作祟的關係,情場上一向得意的Tony只要對上他,連討個吻都變得困難。

    外人眼中的Tony和Steve,一個輕浮、一個嚴謹,兩人走在一起時,周遭的人都相當驚訝,連當事人Tony也是。

   Tony想知道自己當初是哪條神經接錯,明明站在他旁邊的應該是會撒嬌、懂得玩笑的女人,不是一個不懂玩笑話,只會認真問你為什麼、積極步上時代腳步,幾近像張白紙的男人。

    撇開Steve是個男人,Steve也不是Tony自認會喜歡的類型,Tony想不出任何一個可以解釋的合理理由。

    塗個新鮮感?那會需要道犧牲他原有的夜生活嗎?一向是伴侶遷就他,他很少牽就伴侶的......

    他心裡雖然是這麼碎念著,但........今晚站在Steve Roger的新公寓門口的他,可是一點不滿都沒有。

    Tony推開厚重的公寓大門,皮鞋態在磁磚上發出了搭搭聲響。

    他......到底哪天才可以導正那條接錯的神經?

 

    ※ 

 

    抵達Steve所居住的樓層,Tony沒有多想,手指便按上入眼的第一戶人家的門鈴。

    在等待門打開的這段期間,Tony想著Steve這時間可能會做的事,在廚房煮簡單的飯菜當晚餐?不熟練的用著電腦Google不懂的詞彙?將新奇的東西記載在那本小小行事曆上?還是關在房間裡打沙包練拳擊?......Tony只能想到這麼多,畢竟Steve的生活一向有條有理,脫離不了沒情趣的形容。

    厚重的公寓銅門打了開。

    「Steve,你......」

    「請問有什麼事嗎?」

   Tony的聲音,被打開門的金髮女人的問句,硬生生的截斷。\

    女人在Steve家這個事實,這根本不在Tony剛剛所想的範圍內,所以反應一向極佳的他,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只能愣愣的看著眼前這金髮女人。

   「請問有什麼事嗎?」金髮女人怕Tony沒聽清楚,重複再說一次。

    「呃......我找Steve Roger。」Tony有些困窘的往後退了一步。

    回神過來後的他,腦袋快速運轉,想著各種可能,來解釋這女人的存在。

    「Mr. Ronger?sorry,那麼你按錯門鈴了。」金髮女人手指向樓梯口那的門,笑笑的說,「他住在那戶。」

    「謝謝!」Tony禮貌性的一笑,轉身便快步走向女人指的那扇門,完全沒聽到金髮女人在關上門前的自言自語......

    「Iron man and America captain?復仇者們有那麼要好......」

 

    ※

 

   Steve打開門後,看到是Tony,湛藍的雙眼微微瞪大。

    他以維剛搬完家,Tony會再晚個幾天才來拜訪。

    「Tony...」Steve開口正想問今晚對方怎麼來了,但他的話被Tony給截斷。

    「你怎麼沒有說你的新家不是單層的?」

    Tony直接推開愣在門口的Steve走進屋子,但不忘反手將大門關上。

    但他給了Steve問句,卻沒有給對方任何回話的時間,滔滔不絕的繼續唸下去。

    「不是住單層的,根本沒辦法保有隱私,你到底有沒有你是美國公眾人物的自覺?這就算了,日後發生問題也是你的問題,根本不干我的事。」Tony將自己跌近Steve剛買的柔軟沙發裡,雙手環臂,皺著眉,一雙褐色雙眸瞪著一臉莫名其妙的Steve。

   Steve以為Tony的碎唸告一段落了,正要開口回答Tony那些奇怪的問題時,Tony再度截斷他的話。

    「你怎麼沒有說你隔壁住的是個女孩子?看她身上的衣服,還是男人們最好的幻想對象護士,你卻什麼都沒說,只說了一句你搬家了,好像這件事是屬於你的秘密一樣,不該告訴我……」Tony持續在唸,話題不再像剛剛一樣鬼打牆般,毫無重點,再怎麼遲鈍的Steve此時也感受到Tony所在意的是什麼。

    Steve坐在Tony對面的單人沙發,直勾勾地看著Tony發洩著不滿,或者更貼切點……是吃醋才對。

    過了段時間,Tony從Steve一開始的無從回應,變成安靜的看自己,唇角還為微地上揚、淺淺地微笑著,他才驚覺不對。

    他整個行為根本就像以往他覺得女人最難看的行為……忌妒。

    他不是一時神經接錯,才和Steve走在一起,根本是只要對上Steve Ronger這個人,他整個人都不對。

    「Tony,她沒什麼。」Steve一字一句的緩緩說,「她是神盾局的人,負責監視而已,沒什麼好擔心的,我才沒說。」

   Tony無聲的仰頭嘆了口氣,恨不得忘記剛剛的所有,當作一切皆沒發生。

   Steve這傢伙該反應快時不反應,不希望有反應時,反應特別快,搞什麼啊? 

   Tony尷尬的乾咳幾聲,撇撇嘴,看似沒有很在意的說,「你別想太多,我並沒有擔心,只是在了解你住家附近每個人的身家背景而已,不然你出事了,還得花時間叫Jarvis查閱,沒辦法即時過濾不必要的資料,對我來說很困擾。」

    「那麼Mr. Stark要不要來杯可樂?」Steve和Tony相處了有段時間,他相當聰明不該繼續在這打轉,不然等等Tony惱羞成怒,事情只會更糟糕。

    「可樂?你因為一杯可樂打斷我說話?」

    「Ah......Calm down.」

   Steve錯了,不管怎樣現在的Tony都會惱羞成怒,他猜想Tony是對身為男人的自己來說,居然會有忌妒的行為存在,而感到丟臉才如此。

    「Captain,麻煩請過來一下。」

    「?」縱使Steve有再多疑問,面對此時毫無理智的戀人,他也只能乖乖離開沙發,走向戀人。

    兩人之間的距離僅剩半步之遠時,Tony的手揪住Steve的衣領,不顧可能弄壞對方衣服的纖維,一把將Steve扯向自己懷裡,粗魯的吻上對方的唇。

    粗暴這個字,這對一向溫柔善待另一半唇瓣的Tony來說,可是相當難得一見的。

    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對方性別和以往伴侶不同,對待方式有所改變就是。

    「用你貧乏的腦袋記住,不准讓隔壁那女人這樣對你。」

    「Tony,我是不懂許多新知識,不代表我不懂感情上道德倫理這方面。」

   Steve說完,換他主動吻上Tony的唇,不同於Tony的是,他相當的溫柔、細細的吻著對方的唇。

    一向被動的America Captain,今天居然反過來?Tony相當驚愕,但很快的陶醉其中。

    是誰關了燈?誰的V領襯衫掛在沙發上?誰的褲子散落在地上?沒人知道。

 

    神經接錯?心上人當前,誰不是?

 

                                                       The End


盾鐵,醋意。

 

    身為商人和研究者的Tony看盡了人類的表面工夫,對於人與人之間的薄弱關係,完全無法信任,更何況這種混亂的時代,如果要說有什麼完全的信任,根本是天方夜譚。

    不過直到遇見那個金髮大個子,他既有的觀念,有點被翻覆了。

    StevenRogers,那個金髮大個子的全名,全世界的英雄,人們叫他──Captain America.

   也許是時代背景所致、或者被冷凍過久,所以腦袋僵化,Steve所想的和大眾總是特別不一樣,過於理想化,說難聽點叫做天真,甚至Steve認為可以動之以情,喚回過往摯友……

    如果能的話,Steve現在就不用躺在醫院,需要別人幫助。

    Tony挑眉,將帶來給Steve替換的衣物,整個包包丟給躺在床上的Steve,完全不管對方是不是病人,可能會沒接到什麼的後果。

    他挑起單邊眉毛,雙手環臂看著Steve狼狽的接下行李,如果Sam在的話,可能會大罵Tony的動作太過粗魯,但事實是Sam不在,被唸的不會是Tony,只會是躺在病床上的Steve.

    「當他毫不留情的往你臉上揍時,你腦袋怎麼沒順便被打醒?」Tony看著Steve腫起的半邊臉,左眼皮上還有一塊紫色在上頭,整個難看死了。

    Steve將接下的包放到一旁,皺眉看了下因為過大的動作,而扯下的點滴,但很快地又將注意力放回眼前好久不見的Tony身上。

    他已經好久好久沒看到Tony了,他很想念對方,無論是嘲諷的嘴臉或者自傲的表情,他都好想念,但無奈擔心這次神盾局被入侵,遭到通緝的自己會連累到Tony,他忍了住。

    「怎麼不說話?還是真的被打到喪失語言能力?」Tony皺起眉,想到這次Steve行動幾乎和某個艷麗的女人在一起,馬上又開口問,「你這次都Natasha在一起,你……」Tony問到一半頓了住。

    不,照常理是Steve這傢伙被怎樣,他該怎麼開口問比較洽當?

    難得地聰明的Tony Stark腦袋當機了。

    「Tony.」

    Steve的叫喚,拉回了Tony的思緒,在他還沒完全反應過來時,少了點滴束縛的Steve,從床上坐起身,將他抱過去,並低頭吻上自己。

    第一次主動的Steve,除了想堵住戀人接下來的話語,更想的是了卻自己這些天的想念。

    「我想你,Tony.」Steve退開,湛藍的雙眸看著Tony,說出的話飽含真摯。

    Steve他不說謊,當他說了就是真的,但一向被動、鮮少說情話的他,所以在此時耳根有些紅。

    「我以為你這陣子腦袋想的只有Winter Soldier.」

    Tony愣了住,他查覺他現在總總行為根本就是吃醋的行為,一個男人學女人吃什麼醋,太沒面子了。

    「我的意思是……」Tony開口想要解釋剛剛讓自己沒面子的失言,Steve卻先截斷他的話。

    「我當然腦袋都是Bucky,但我只有想著如何打倒九頭蛇拯救全世界,還有Bucky,快點到Stark International找你。」

    第一次,他無法開口反駁眼前這位腦袋簡單的金髮男人。

    「……」Tony就這樣看著Steve好一陣子,才開口,「喔。」便撇撇嘴移開視線,他只是覺得不自在、沒面子,才不是接受了Steve的話。

 

THE END


盾鐵,Sick Head.

美國隊長2 劇透有


※ 


 是朋友同時的也是家人,Bucky對Steve來說就是這樣的存在。

    所以在完成了任務,他不會再對自己的兄弟動手,儘管Bucky用盡全力將他往死理打,他還是不動手。

    母鑑一個爆炸,將Steve震下去,墮入混濁、不見底的河中,他在墮入前想著的,模糊的視線看到了Bucky那帶血的惱怒臉上,還混雜了淚水。

   Bucky一定滿滿問號,不懂為什麼他這麼做吧?

    空中的空氣相當稀薄,Steve的腦袋一片混亂,這時他腦中想起Tony對他的嘲諷,他勾起了唇角,露出了像笨蛋般的笑容。

    反正已經和任務不衝突了,堅持自己的信念沒有錯,Tony根本什麼都不懂,只會不停的碎碎唸,完全忘記少了鋼鐵的自己,他只要一拳過去,Tony根本無法保護自己。

    反正當最後一次笨蛋了,但他真想聽到Tony像機械般劈哩啪啦就可以唸一那串的嘲諷聲。

    『咚』重力加速度,落入水裡的疼痛感Steve幾乎感覺不到,他只覺得好累、好累,好像閉上眼睛就可以逃過這一切不適,漸漸的他放鬆全身的肌肉,任自己往下沉去。

 

    ※

 

    Steve從醫院出來有段日子,獵鷹回去教書,但離開前獵鷹Sam留下一句……

    「需要我時,歡迎隨時找我,Captain.」

    獵鷹便回歸本來的生活。

   Steve坐在沙發上,看著這完全稱不上一點溫暖的客廳,想著正式墮入昏迷前的記憶……

    疼痛感讓他意識模糊不清、髒汙的河水使他無法看清誰抓住他手臂,並將他往河面上拉,這些都根本不用眼睛去證實,他都知道是誰做的。

    是Bucky,他的朋友、他的家人。

   Bucky恢復記憶了?並且恢復自由之深了吧?畢竟九頭蛇已經失去對他的掌控權……可是這次真的徹底殲滅九頭蛇了嗎?Bucky那麼強大的人,會又被抓回去吧?

    「你騎著你那台根本過氣的機車來找我做什麼?需要裝噴射引擎讓你飛?還是因為這次從樓下摔下來,讓你認清光靠肉體是沒用的,想倚賴高科技幫你裝對翅膀?」Tony從吧台走出來,手中僅拿一杯裝著紅酒的高腳杯,並沒有要多倒給Steve的意思。

    Steve從自己思緒中回神,碧藍的雙眼看著Tony。

    「只是突然想見你。」反正說謊還是會被看穿,不如直接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還比較容易。

    恰巧在品味紅酒的Tony,喉嚨就這麼嗆到,嘴中的那口整個不優雅的噴出,他趕緊放下手中的杯子,一邊瞪著坐在沙發上一臉莫名其妙看著自己的Steve,一邊拍著自己的胸口,等待嗆到的不適感過去。

    「你還好吧?好好的怎麼突然嗆到?」Steve皺著眉頭,認真的問Tony。

    「你才好好的幹嘛說出這種被人聽到會誤會的話!」Tony按耐住喉頭又湧上的癢感,用快的速度罵Steve,又開始咳。

    「我並不覺得哪裡有問題。」

    「對,因為有問題的是你被冰封太久的腦袋,你當然不覺得你有問題。」Tony冷哼一聲,拿出口袋裡的手機,按下快捷鑑的打給秘書。

    「馬上幫我安排醫生,還要腦神經方面的權威……不……不是我生病,是我現在這裡有個大個子腦袋出了問題……Captain?對,就是那Fool!安排的越快越好。」Tony快速的交代完,便瞪向Steve。

    「別說我對你不好,我這個人也算是有點道義的,看在一點薄弱的交情上,我會幫你安排最好的醫生來為你那顆冰封好幾十年的腦袋做最好的檢查,並且給予比神盾局的團隊最詳細的評估。」

    Tony講話的速度相當快,Steve有幾度跟不上Tony的思緒,但還是勉強的抓到幾個關鍵字。

    「不需要,我根本沒問題。」

    「你覺得你不需要是因為你根本不覺得自己有問題,卻不知道自己早就已經出現問題,在問題擴大,造成我以外的人困擾前,你必須檢查。」

     「I’m fine.」

     「No!」毫不給Steve有更多辯解的機會,Tony拿起放在桌上的高腳杯,快步走回臥室,「在帶你去之前,我先去換件衣服,不要想給我逃脫,就算靠你一身肌肉的爆發力,也抵不過Stark的科技。」

    Steve覺得Tony完全無理,但他只能看著遠去的背影,乖乖坐在沙發上。

    雖然在昏迷前,Steve確實想念Tony的漫罵甚至無理,但真的被罵了,Steve整個覺得莫名其妙,心情還很不好,他認真覺得他在那剎那肯定是腦袋真的壞了,才會想念Tony。

    真的壞了。

 

The end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