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貝Reya

灣家的寫手 偶爾圖壓
最近:EXO、HP-FB、SHERLOCK、Marvel相關居多
偶爾一點點Yuri on ice


Plurk:YaJhan
Mail:app18659@hotmail.com




謝謝^^

高綠,交會點,03

這是一篇,現實與過去會不斷穿差的故事

交會點前面章節。

  身邊有個對所有事情都太過認真,無法以玩笑帶過的人,其實頗有趣的。

    綠間就是這樣個性的人,而恰巧吸引著高尾,讓他想捉弄、讓那張總是面無表情的臉孔出現其他神情。

    高尾不是很專心的和學長練習著,他接過隊友傳過來的球,有一下沒一下的運著,眼尾餘光看著球場一角,腦袋轉換的不是球場的各個視角,而是坐在一旁休息的──綠間真太郎。

    練習時間在一旁休息,綠間這樣的行為是很不尋常的。

    「喂!高尾!」

    高尾聽到叫聲,注意力才回到球場上,這時他發現手中運的球不見。他很快就明白是怎麼回事,立即將目光轉到聲音的方向,僵著一張笑臉看向宮地那一臉要笑不笑的猙獰表情。

    他肯定對方大有不顧犯規的趨勢,想要將手中搶到的球直接砸到他臉上。

    高尾向旁走了幾步,想離開宮地的攻擊範圍,但對方的視線卻跟著他移動。

    「哈哈……學長你持球過久……」」高尾尷尬笑了幾聲,想打破這僵局,卻得到宮地更加猙獰的笑容。

    「這場比賽早在你發呆時,就暫時停止了。」一旁的木村看到宮地咬牙切齒的表情,好心解釋。。

    「欸?」

    高尾看了看四周,果然球場上的大家都停下動作,目光放在他和宮地身上,看他們兩人的對手戲,他繼續僵著一張尷尬的笑,用著螃蟹走路的姿勢,慢慢移到場外。

    球鞋和地板摩擦的聲音在此時沒人說話,只存有殺人視線的安靜球場上,險得格外刺耳。

    宮地理智線最後在噪音的干擾下,徹底斷裂,手中的籃球就這麼無預警往高尾的方向砸過去,即時反應過來的高尾接住扔向自己的球,趕緊走到場外,將球塞到在長椅上休息的隊員手上,將人推進場內。

    「大家辛苦了,繼續練習噢!」高尾看到宮地嘖了一聲,喊比賽開始後,他才敢當做什麼都沒發生,一屁股坐到干擾他思緒的主角──綠間旁邊。

    他手掌彎成半圈覆在耳根後,探向綠間的耳邊,想聽對方耳機裡的內容是什麼,怎麼可以聽的那麼專注。

    『誠凜得分。』透過耳機傳來的聲音有些雜訊,甚至不是很清楚,但高尾立即明白綠間失常的原因了。

    今天是晉級比賽的日子。

    綠間感覺到有人貼近自己,不自在的反射性往旁邊縮了一下,才轉頭看是誰在旁邊,在清楚是高尾靠近自己後,他皺了下梅

    「不要靠的那麼近。」

    高尾沒有因為綠間的話而保持距離,反而更大膽地將下巴頂在綠間肩膀上,「小真很關心誠凜呢。」

    綠間推了推眼鏡,接著一手摀住高尾那張靠在自己肩上的臉,毫不留情的將對方推開,確認兩人的距離可以維持正常溝通,不用一直近距離聽到高尾讓人渾身不對勁,附在耳邊的甜膩嗓音,才轉頭接著說未說完的話。

    「才沒有的噢。」

    綠間馬上否認的回應讓高尾唇角失守,笑了出來……

    就知道會這樣回答,欲蓋彌彰就是這樣吧?高尾看到綠間不是很好看的臉色後,輕咳了幾聲,想壓抑住不斷想從喉頭跑出的笑聲,他聲音是止住了,但唇角仍舊上揚。

    「小真明明就關心黑子,卻還擺出一臉不在乎的態度,讓人真是搞不懂欸!」高尾看著掛著耳機收聽誠凜賽事的綠間,他想聽見對方的反駁。

    「所以我一直在說……」

    「說什麼的噢?」高尾惡作劇地學著對方的語癖。

    「高尾,你還不行。」

    欸?高尾察覺到綠間的不對勁,本來上揚的唇角僵硬地掛在臉上,綠間的表情讓他覺得好像所做的努力被全盤否認一樣,感覺很難受。

  綠間和以往一樣的面無表情,但那雙蓊綠的眼睛直勾勾地看著他,眼神相當冷漠,像在看陌生人般。

    好像再怎麼努力綠間也不會去在乎他、不認為他行,而綠間的腦裡還是奇蹟世代的那幾位,容不下他……

    因為他比不上綠間的前隊友們。

    他身體直覺得摩擦著手掌,但卻仍不冷止住那股由心臟開始擴散的冷意,漸漸地四肢從末端開始發冷,然後直衝腦門,腦袋空白成一片,他不知該如何應對。

    「高尾?」

    「小真……」高尾眼神有些迷惘地看著綠間。

    「雖然不曉得大熱天的你在冷什麼,但借你外套也不是不行的噢。」

    綠間看高尾不停搓手搓腳的動作,果斷地脫掉外套套在高尾身上。

    「你……在生氣吧?」不知式外套傳來屬於綠間身上的氣味還是襲上身的暖意,讓高尾冷靜了下來。

    「我沒有,我只是認真告訴你這樣還是不行,必須知道自己錯在哪。」綠間頓了下皺起眉,才開口繼續解釋,「後知己知彼,盡到最大的人事,才可以做出應對的方法……」

    為了讓高尾更了解自己在做什麼,綠間索性將耳機拔掉,不再聽誠凜的賽事,反正最困難的局面已經度過,已盡人事的誠凜會有怎樣的結局他已經知道,沒必要繼續聽下去。

    高尾看著綠間一開一合的薄唇,並沒有將對方的話完全聽進腦袋。

    也許對綠間來說那句話並沒有特別意思,只是認真想陳述某件事,但簡短的話語還真讓人容易誤會。

    身邊有個什麼都看著認真的傢伙存在,有趣的同時,其實也頗麻煩的。

to be continue


最近期中考 很忙ORZ

评论
热度(2)

© 仙貝Reya | Powered by LOFTER